-

阮舒笑了下。

“公司從國外搬回來之後,發展一直很順利。”

池萱萱有點好奇:“順利不好嗎?”

“就是太順利了,順利得不可思議,所以這裡麵一定會出問題。”

“舒意時尚”剛成立冇多久,就能有這麼多訂單,收穫那麼多人氣,怎麼可能冇得罪其他同行。

隻怕現在的競爭對手都在盯著她呢,就想試探出她接下來的行動。

“阮總,您是不是想多了。”

池萱萱說:“誰不知道您是阮霆的妹妹,是阮家人,身後有您哥哥,還有裴欒幫忙,誰還敢不長眼地去招惹你?”

阮舒笑了:“有競爭的地方就有衝突。萱萱,你彆太樂觀了。”

當然,現在她還拿不出證據能證明新來的兩個助理有問題,就隻是有種直覺罷了。

她吩咐了人盯著兩個小助理,暫時不讓他們碰觸核心機密,然後就開始專心搞創作。

昨天去看了其他設計師的作品,不能說不優秀,但要想在眾多優秀作品中脫穎而出,實在是有點困難。

而在她的建議下,珠寶設計師和時裝設計師已經采取兩兩分工合作的模式,搭配在一起互相給靈感,效率還挺高。

在看過這些作品之後,阮舒最後還是決定自己上。

池萱萱給阮舒報告其他資訊:“這次的文化展,除了我們公司之外,還有B市的青蘿時尚,以及J市的L印象,至於本市則有綠薇創意還有風星造型。”

池萱萱說的這四家公司,是這次文化展的有力競爭對手,在業內都有不小的名氣,粉絲數還挺多。

“舒意時尚”作為新興品牌,實力很大,潛力也足夠,但要說在業內的名氣,肯定不如那些老牌工作室來得響亮。

這是“舒意時尚”的弊端。

但“舒意時尚”這幾次都有很亮眼的作品,還在明星中打響口碑,有予舍和很多大牌國際設計師在,對那些老牌工作室和設計公司來說,都是一匹黑馬。

讓人忌憚的黑馬。

“青蘿時尚和L印象,我倒是瞭解,之前也有做過他們的功課,你可以不用介紹,主要先給我介紹介紹綠薇和風星。”

“綠薇的話,他們的定位和我們公司差不多,也是和明星工作室合作,幫他們做造型,另外承接一些宴會和活動的高階定製,走的也是頂奢風。”

“風星造型則更偏向為劇組服務,給明星做造型,讓他們去符合劇本人設,倒是很少有走秀時裝的設計。”

阮舒點點頭:“風星造型和我們走的是不同路線,客戶群體也不是同一撥,倒是不用擔心他們會搞事。那個L印象和綠薇,你找人幫忙盯一下。”

“好的,阮總。”

說完了正事,池萱萱這才問了一句:“阮總,有必要這麼謹慎嗎?”

阮舒笑了,“你彆以為我大驚小怪,在這種時候,有的是人想搞事呢。我們不去害彆人,但是防患於未然的事,必須要早做安排。”

池萱萱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阮舒看了眼時間,笑說:“到點了,該下班了。”

池萱萱突然想到什麼似得,“對了,裴少好像在外麵等你很久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