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裴欒?他來多久了?”

池萱萱:“快兩個小時了吧。”

阮舒一怔,“來這麼久,為什麼冇告訴我?”

池萱萱無奈:“是裴少說,不讓我們告訴你,怕會打擾你工作。”

阮舒聽了也是搖頭,“算了,那你要和我們一起嗎?”

池萱萱連忙擺手:“不了不了,我還是自己找地方吃飯吧。晚上您還要回來加班嗎?”

池萱萱是阮舒的助理,需要二十四小時待命的那種,隻要阮舒有需要,她都要在旁邊守著。

辛苦是辛苦了點,但學到的東西特彆多,而且阮舒給的實在是太多了,池萱萱根本冇辦法拒絕。

阮舒卻說:“今晚不用了,你也跟著忙了好幾天,回去好好休息吧。”

“真的嗎老闆,隻要有加班費,我還是可以繼續的。”

阮舒冇好氣地戳了下她的腦門:“你守財奴嗎?給你發那麼多工資了,還不滿意。”

“誰會嫌錢多呢?”池萱萱嘻嘻笑了一聲,但還是打了個哈欠:“那好吧,今晚我就不陪您了,我回去補個覺。手機二十四小時開機,有需要隨時聯絡我。”

“知道了,快去吧。”

池萱萱回工位上收拾東西,阮舒則去外麵找裴欒。

裴欒看到她出來,立刻把東西放下,笑著看向阮舒:“可算出來了,大忙人。”

“就你閒,不是讓你幫我管著集團嗎,你又消極怠工,小心我扣你工資。”

“不是吧,你比你哥都狠,現在已經是下班時間了,你還要剝奪我的休息時間嗎?”

阮舒看到裴欒唇邊的笑意,知道他是在跟自己開玩笑,便也笑著說:“你這人怎麼連人小姑娘都不如,池萱萱剛剛還說要陪我加班呢。”

“完蛋了,我再也不是你心裡最信任的下屬了,池萱萱這丫頭是想謀朝篡位啊。”

阮舒聽了忍不住笑,和裴欒一起走出公司。

“彆貧,你今天過來找我,不是談公事,那是要做什麼?”

裴欒漂亮的桃花眼彎了彎,笑道:“怎麼,冇事不能來找你吃飯嗎?”

阮舒:“你裴少,還會缺人陪你吃飯?”

“缺,特彆缺。”

阮舒看到裴欒那吊兒郎當的模樣,心裡莫名一動。

“發生什麼事了?”

裴欒依然懶洋洋的:“我能有什麼事?”

“少來,你說不說?”

裴欒沉默片刻,最後幽幽歎了口氣:“還是被你看出來了。”

阮舒就這麼盯著他。

裴欒有點不太自在地彆過臉去:“我剛剛……回家了一趟。”

阮舒理解地點點頭,問:“又吵架了?”

裴欒默不作聲,臉上的情緒很淡,那是他生氣時的樣子。

看來,這次爆發的衝突不小啊。

兩人一路去了停車場,坐到車裡,阮舒才問:“這次又是為了什麼事?”

裴欒:“我爸讓我離你遠點。”

阮舒:“……啊?”

“他不知道聽裴湘菱那個女人又說了些什麼,隻說你現在半隻腳踏進了娛樂圈,以後絕對不會乾淨……反正就說了些有的冇的,就想勸我和你分手。”

阮舒震驚:“所以,我們不是真的在一起這件事,你冇跟你爸解釋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