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原來還以為,就算安迪做不了她的嫂子,也能跟她當一輩子的好姐妹,現在看來,可能都是她的一廂情願。

“晚點你去問問看情況吧,我這個立場,兩邊都不好問,還是你出馬比較好。”

阮舒點點頭,畢竟是她親哥和好朋友,於情於理她都要好好問問。

“謝謝你告訴我這些,這段時間我太忙了,居然一直冇注意到。”

裴欒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傻瓜,跟我道什麼謝。”

阮舒有點不太自在地偏了偏頭,躲過了裴欒的手。

裴欒伸出去的手一僵,氣氛莫名有點尷尬。

阮舒後知後覺地解釋:“誰讓你碰我頭髮的,早上剛做的髮型!”

裴欒也很配合她,收回手後“切”了一聲,“你頭髮那麼油,你以為我稀罕摸?”

“你頭髮才油!”

“不用不好意思,你什麼樣我冇見過。”

阮舒氣死了,卻不得不承認,自己確實有不少黑照在他手裡。

但阮舒是一個肯吃虧的人嗎?

那必然不是。

於是,阮舒決定先發製人。

她登陸自己予舍這個賬號,拿手機隨機抓拍了一張裴欒的照片,反手就發到了網上。

予舍予舍V:這個男人剛纔說我的頭髮油,嗬嗬。【照片】

這條weibo一發,底下的評論區都炸了。

在那場新品釋出會前,予舍一直都很神秘,她的weibo從來不涉及生活,隻有她的作品,還有一些和設計相關的專業科普。

這還是,予舍第一次用她的賬號發這種生活相關的事情。

裴欒也成為了予舍第一個曬的好朋友。

【哪個狗男人敢說我予舍大神,砍死他。】

【我哭了,予舍大大這還是你第一次發生活照!】

【狗男人狗男人狗男人!】

【我靠,予舍大大該不會是想官宣吧,難道是談戀愛了?】

【自拍呢自拍呢?予舍大大你長那張臉,為什麼不放你自己的自拍!】

底下的評論一開始特彆和諧,阮舒挑了幾條回覆之後,冇過多久,評論區突然冒出一堆瘋子。

【聽說你婚內就劈腿了,解釋一下?】

【照片裡的這個男人,是裴少吧?你一個離過婚的女人,好意思總纏著他嗎?】

【倒貼男人上癮了是不是?】

【聽說你前夫也是你倒貼上去的,這次又想在裴少身上吸多少血?】

【還暗戳戳秀恩愛,真給老子氣吐了,你怎麼就這麼噁心?】

【還是什麼大設計師呢,人品這麼低劣,建議滾出圈!】

阮舒一開始心情還很不錯,結果一轉眼看到這些評論,臉色迅速難看起來。

“怎麼了?”裴欒敏感感受到她的情緒,急忙問道。

阮舒麵無表情,先截圖把證據留好,然後轉頭去找自己家的律師團。

他哥哥是搞財團的,律師團都是最頂尖的人物,無論是訴訟案還是其他,都有能力幫她掃尾。

阮舒把截圖發到群裡,直接說:給我告!告到他們傾家蕩產!

阮舒向來不是好惹的人,這次事件來勢洶洶,一看就是策劃好的,有人想要搞臭她的名聲。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