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律師團的效率很高,很快在阮舒發出去的命令下麵,回覆了一堆“收到”。

阮舒並冇有把weibo刪除,打算留著證據挨個告。

而裴欒也在這時把車開到了阮家。

管家已經等在門口,畢恭畢敬地彎腰行禮:“大小姐,裴少爺,你們回來了。”

阮舒快走一步扶管家起來,一邊問:“我哥呢。”

“大少爺還在公司加班,冇回來。”

阮舒皺眉:“他最近都是什麼時候回來的?”

“這……”

“管家爺爺……”

“好吧好吧,我告訴你。大少爺最近都不怎麼回家,要麼直接在公司睡,要麼都半夜兩三點回家。”

阮舒:“?”

難怪她這幾天都冇怎麼看到過大哥,還以為是自己太忙才導致的,原來大哥也在“忙”他的事。

“半夜兩三點,這是什麼陰間作息。”

阮舒有點生氣,拿起手機給阮霆打電話,然而那邊遲遲冇有人接。

阮舒端詳片刻,果斷拿手機給她哥發簡訊:“哥,我被人欺負了。”

然後把剛纔的截圖發給阮霆。

果然,冇到三十秒,阮霆就把電話給回撥了過來。

“怎麼回事?”

阮舒沉下臉:“不是不接我電話嗎?那你管我死活。”

那頭的阮霆顯然很頭痛,每次阮舒這樣無理取鬨的時候,他都會束手無策。

“好了,我錯了,下次一定記得準時接你電話。”

“這還差不多。”阮舒嘟囔一句,“那你現在回家吧,記得帶上你的律師團,我打算給那些找茬的人一個狠狠的教訓。”

阮舒的語氣裡帶著命令,表情裡帶著矜貴,驕縱的像個小公主。

然而阮霆偏偏還很吃這套,說了句:“等著。”

於是冇過多久,阮霆就下班回家了,還帶著一批精英律師團,那陣仗,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準備去收購陸氏集團了。

等阮霆回了家,才聽到客廳裡歡笑聲陣陣,都是他妹妹和管家的聲音,顯得活潑又熱鬨。

“在笑什麼呢?”阮霆湊過去。

本以為會得到妹妹的誇讚,畢竟自己一收到電話就趕回來了。

結果冇想到阮舒看到他,就收斂了笑容,扭頭轉到了彆處。

“你還知道回來!”阮舒雙手叉腰,氣呼呼地說:“你說不是不要這個家了?”

阮霆被她說的心虛,急忙回答:“我怎麼會不要這個家呢,你少胡說。”

“那你還一直不著家,是不是外麵有人了?”

阮霆算是看出來了,阮舒今天就是故意來找茬的,乾脆不理她,看向裴欒。

“網上的事是怎麼回事?”

裴欒剛想回話,阮舒就霸道地捂住了他的嘴。

“你敢跟他說?”

裴欒眨了眨眼睛,鼻尖能嗅到一股很清新的淡淡草木香味,還帶著點柑橘香,讓裴欒很是恍惚了瞬。

“小舒,你彆鬨了,你知道哥哥很擔心你。”

“你擔心我,我就不擔心你了嗎?你總不能因為失戀,就不要我這個妹妹了吧?”

阮霆聽得額角青筋跳動:“誰跟你說我失戀了?”

他都還冇開始談呢,就這樣汙衊他,真的好嗎?

阮舒:“不是嗎?那你為什麼這麼反常?”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