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景盛:“我能查到這些人的真實ip地址,需要我幫忙嗎?”

阮舒這才知道,陸景盛也知道了這件事,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有點尷尬。

阮舒皺眉冷笑:“你覺得我自己查不到嗎?”

“他們用了很高級的黑客技術,套用了很多很複雜的外鏈,一般黑客根本找不到他們的地址。”

“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

陸景盛:“我大學自學過編程。”

阮舒:“……”

智商高了不起咯?

“你真的能破解?該不會這一切都是你自導自演的吧?就為了讓我求你幫忙?”

陸景盛簡直哭笑不得:“我還冇有那麼無聊。”

“那你為什麼要幫我,你有什麼目的?”

陸景盛那頭安靜了好久,這纔回答:“我幫你是因為想幫你,如果能用這個機會來求你和我們合作,那就再好不過了。”

果然。

阮舒心裡嗤笑一聲,說來說去還不是為了錢和利益。

見阮舒不說話,陸景盛心裡有點忐忑不安。

又試探著問了一句:“怎麼樣?”

阮舒:“不需要。”

“可是我……”

“帶著目的的討好,真的很讓人噁心。”阮舒說,“你會害我連昨晚的隔夜飯都吐出來的,彆再說了。”

陸景盛的呼吸突然急促。

看得出來,他是真的在極力隱忍自己的脾氣。

可是為什麼要忍呢?

就為了個釋出會,就為了那個吸血鬼的公司,把自己弄得怎麼難看,何必呢?

阮舒心裡不舒服,很快就把電話給掛斷了。

阮霆皺眉看向阮舒:“剛纔是陸景盛的電話?”

阮舒點點頭:“他說可以幫我們查ip,但是想讓我和他的公司合作。”

“想得美,讓他滾!”阮霆震怒。

阮舒“噗嗤”笑出聲。

果然,她哥和她是一個暴脾氣。

如果隻是單純的幫忙,她們興許還會高看陸景盛一眼,結果這小子竟然隨時隨地都在算計得失和人心。

這些東西,是不能總去計算的,冇有確切的衡量單位,更冇有準確測量方法。

算來算去,隻是害人害己。

“放心吧,哥哥這就去找厲害的黑客,一定儘快把那些嚼舌根的黑子找出來,再讓他們付出代價!”

阮舒“嗯”了一聲答應了。

阮霆看她興致不高,就問:“你在不開心什麼?”

阮舒:“我總覺得,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

“彆瞎說。”

“我說真的。”

阮霆不理她了,而是對裴欒說:“秦綠薇那邊不能忽視,我勸你最好找個機會和她見一麵,稍微瞭解一下她目前的情況。”

裴欒雖然有點尷尬,但為了阮舒的安全,還是點頭答應下來。

“我會找機會見見她。”裴欒說。

阮霆滿意點頭,“時間也不早了,留下來一起吃晚飯再走吧。”

裴欒卻笑著搖搖頭。

“不了,我還是先走,跟你坐一起吃飯會消化不良。”

“那你趕緊走。”阮霆冷哼一聲。

倒是阮舒有點意外:“飯菜馬上就好了,你乾嘛非得到處跑?”

吃完飯再走不香嗎?

裴欒卻執意要走。

阮舒冇辦法,隻能看著他離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