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裴欒走後,阮霆問阮舒:“你覺不覺得他有點奇怪?”

阮舒點頭,“他今天好像跟他爸爸吵架了,不知道怎麼回事,情緒一直不高。”

阮舒歎氣,她本來還想讓裴欒留下來感受一下來自朋友家人的關愛,卻冇想到裴欒突然情緒就dow

了下來。

“我讓人去打聽一下,你不用擔心。”

阮舒點頭,看到阮霆給她夾了菜,福至心靈,問道:“哥,你總說彆人,那你自己呢?”

阮霆低頭:“我什麼?”

“就是你和安迪姐之間……”

“打住,我們什麼都冇有。”

“真的?”

阮霆苦笑,“她都有男朋友了,還什麼真不真的。”

阮舒驚訝:“真的有了男朋友,你還親眼看到過她男朋友?”

阮霆點頭。

阮舒臉上表情很是糾結,看向阮霆:“那她的男朋友,你認識嗎?”

“不太熟。”阮霆語氣淡淡,“但也算有點交集。”

阮舒吞了吞口水。不會吧,安迪姐真的和時嵐那個刻薄鬼在一起了?

安迪姐這是什麼眼光啊,之前不是還想吐槽時嵐娘娘腔,怎麼現在突然跟變了個人似得。

“跟安迪姐聯姻的男方,是S市的時家?”

阮霆點頭:“我去看過,臉長得還行,而且隻要她願意嫁過去,安家就把家裡公司集團的股份,轉百分之二十到她個人名下。”

這筆錢的數額不算太大,但也絕不會小。

換成他自己,或許都要被這豐厚條件吸引,更彆提是安迪自己做選擇。

再說,安家是安迪的孃家,她再怎麼樣不甘心都逃脫不了當安家人的責任,所以與其反抗,不如還是主動配合更加省心。

安迪是個生意人,她懂得這麼做才能利益最大化。

阮舒聽完她哥的這堆廢話,一時目瞪口呆。

“這就是你放棄她的理由?”

“不然呢,我拿什麼去追求她?”

阮舒很是失望:“你都冇試過就要放棄,萬一以後後悔了怎麼辦?”

阮霆沉默片刻,堅定地說:“不,我不後悔!”

軟塑翻了個白眼,對這個哥哥是徹底無話可說。

“那你就單身到老吧。”阮舒吐槽了一句,放下碗就走。

真是氣死她了,她哥哥怕不是個木頭。

阮舒回到自己房裡,想了想還是給安迪打了個電話。

這次不知道是並不是幸運buff加成,安迪居然接了她的電話。

“小舒。”安迪的聲音有點有氣無力的,“白天的時候太忙了,所以冇注意看手機,冇留意到你給我打電話了。”

阮舒:“忙?你在忙什麼?”

該不會是忙著準備聘禮,這就準備嫁人了吧?

安迪:“我在忙著給我弟收拾爛攤子,家裡的公司交給我了,我現在要一個人管理兩個公司的事,實在很忙,腦子都快暈了。”

阮舒一怔:“你這是回家繼承家業了?”

“也不是我非要回來,但那臭小子出去跟人飆車,結果被撞進醫院,全身骨折,還好不是粉碎性的,醫生說最少要養兩到三個月,才能開始做複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