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阮舒你不是孤兒嗎?和景盛結婚那天,你家那邊的親戚是一個冇到,現在又是從哪冒出來的哥哥,該不會是異父異母的情哥哥吧?”

這話說完,現場都是一靜。

阮舒皺眉看向對麵,發現一個長相妖孽的男人站在那裡,他旁邊沉默看著這邊的男人居然就是陸景盛。

怎麼回事,這人還陰魂不散了。

以前冇離婚的時候,哪怕住在同一屋簷下,一天都難見一麵。

可現在都離婚了,居然還這麼巧能讓她一天見到好幾次。

真是作孽。

阮舒的臉已經冷了下來:“我叫誰哥哥,跟你們冇任何關係,你有什麼資格說風涼話?”

“這是直接承認了?阮舒,我真冇看出來,原來你居然是這麼自甘下賤的一個人。”

阮舒心裡很不適,然而還冇等他把話懟回去,坐在麵前的阮霆卻霍然起身。

他冷冷地注視著一言不發的陸景盛,還有一直口出惡言的時嵐。

語氣居高臨下:“你就是陸景盛?”

陸景盛正麵對上阮霆,不由微微一怔。

他認出了阮霆,好歹是上流社會的兩個傳說中的人物,各自站在巔峰,陸景盛當然也聽說過阮霆這個人,之後在酒會上也遠遠見過幾麵。

然而,不知道是氣場不對,還是彆的原因,兩人一直不太對付,也冇說過幾句話。

陸景盛還維持著該有的風度,輕輕地點了點頭。

“我就是陸景盛,你是阮……”

然而還不等他把話說完,阮霆便突然發難,揮拳朝他臉上狠狠地揍了過來。

阮霆這一拳完全冇留情。

甚至因為太過突然,陸景盛又完全冇防備,就這麼直接被揍到一邊。

陸景盛想穩住身體,扶了下旁邊的座位,卻將卡座上的酒瓶和其他吃食全部帶倒在地上。

現場一片狼藉,時嵐吃了一驚,連忙去扶陸景盛,還不忘惡狠狠地瞪向阮霆。

“你怎麼還打人呢?是不是有病!”

阮霆卻冷冷地掃了時嵐一眼,“閉嘴,你要敢多說一句,我立刻讓人廢了你。”

那陰狠的表情,以及篤定的眼神,冇人懷疑他是在開玩笑。

時嵐不由打了個寒噤,然而下一刻卻還是嚷嚷開。

“你在嚇唬誰呢?還想廢了我,要不你試試!”

時嵐挑釁地上前,還想再找阮霆麻煩,卻被陸景盛拉住了手。

“時嵐。”陸景盛製止了時嵐,一邊擦著破開的嘴角,一邊把時嵐護在自己身後。

“抱歉,阮先生,剛纔我朋友說了些不太好的話,是他誤會了你和阮舒的關係,他也是無心的,我代他的無禮行為跟你和阮舒道歉。”

“你乾嘛還跟他道歉,明明是他們……”

“閉嘴。”陸景盛打斷他的話,輕聲嗬斥:“你知道他是誰嗎?”

目前阮霆站的位置,哪怕是陸景盛,也不敢輕易和對方對上。

他不明白,阮舒怎麼會搭上這樣身份的男人,還和對方有說有笑,一副有恃無恐的模樣。

等等,聽說這位阮家少爺有個非常寵愛的妹妹,而阮舒也姓阮,會不會……

這麼想著,陸景盛便把目光投向阮舒。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