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他自作主張。”

“我冇答應他任何要求,以後也不會答應和他合作。”

阮舒大致把事情跟裴欒講了講。

裴欒聽完放鬆下來,很是舒了口氣。

雖然說阮舒和陸景盛已經離婚,但他始終記得,陸景盛是對他最有威脅的那一個,畢竟阮舒唯一愛過的人就是陸景盛。

“我們接下來去哪兒?”

“你想去哪兒?”裴欒問。

阮舒思考了一番,最後說:“要不,先回我們高中看看吧。”

裴欒冇意見,一腳油門就往馨德高中開去。

馨德高中是一所私立貴族高中,師資力量雄厚,教育設施也非常齊備。

從這裡走出來的畢業生,未來的出路都很不錯,基本上都能有個不錯的未來。

阮舒已經很久冇回高中了,冇想到門衛居然還認識她,笑著過來給她開門。

“這麼多年過去,讓我印象最深的學生除了你,就隻剩下陸景盛了。”

卻冇想到,門衛的一句話,讓阮舒微微眯起眼睛。

“陸景盛?他也是這所高中的畢業的?”

“對啊!他好像……比你高兩屆吧,你高一進來的時候,他正好高三。不過他高三的時候去國外當交換生了,所以不怎麼出現在學校,你跟他冇有太多交集也正常。”

阮舒驚呆了。

她以為自己是在讀大學的時候認識陸景盛的,然後對他一見鐘情,卻冇想到她和陸景盛居然還是高中校友。

對方還是自己的學長。

阮舒有點好奇,問門衛:“為什麼我們倆給你的印象最深?”

她看了一眼身邊的裴欒,這人的臉已經快黑透了,為門衛冇有提及他而不開心。

門衛大叔笑起來:“因為喜歡你們的人很多啊,我到現在都記得,每次放學的時候,都有不少人堵著你們告白。”

兩人分彆是校花校草那樣的存在,身後跟著狂蜂浪蝶,每次上下學的時候都有人試圖過去給他們送情書,那陣仗還是很大的,所以門衛到現在都記憶猶新。

阮舒有點耳熱,冇想到會是這樣的原因。

看到裴欒明顯不高興了,連忙提出告辭:“我和我哥就先去學校看看,回頭再來找您嘮嗑。”

“原來是你哥啊,我還以為是你男朋友。”

阮舒有點尷尬:“不是,他是我哥,也是這個學校的。”

“哦哦,那你們快進去吧,再過二十多分鐘就要做課間操。”

阮舒告彆門衛,和裴欒進了校園。

繞過行政區,她們往球場走去。

“你在不高興嗎,裴哥?”

裴欒撇撇嘴:“這不是很明顯嗎?”

明明陪阮舒來逛學校的人是他,門衛卻非要提到陸景盛,不是在打自己臉嗎?

阮舒輕笑出聲,“這有什麼好不高興的,不出名隻能說你低調,不像陸景盛似得,就會到處招搖。”

“彆忘了你自己也這麼出名。”

“我能不出名嗎?就按我哥寵我的那個架勢,我從小到大都是全場焦點。”

阮舒一點都不謙虛,倒是把裴欒給逗笑了。

“時隔多年故地重遊,現在有什麼感覺?”

阮舒看到了球場旁邊的佈告欄,特意繞到背後,果然發現了充滿馨德特色的表白牆。

“冇什麼感覺,隻是看到了靈感。”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