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和傅星瀾都冇注意到被人偷拍了。

阮舒替傅星瀾繫好領帶,又大概調整了下衣服,然後退開幾步打量著傅星瀾,眉間還帶著淡淡的不滿。

傅星瀾順著她的目光看了看自己,下意識地問:“還有什麼地方不滿意?”

傅星瀾自己還是挺滿意的,他覺得自從有了阮舒,就體會到了變裝的樂趣。

無論穿什麼都不會出錯,走到哪都是大家的誇讚,搞得他都有些飄飄然。

阮舒言簡意賅:“袖釦。”

傅星瀾的這套設計很是貴氣,一般的飾品襯不上,反而搭配不好。

經紀人緊張地說:“這對袖釦是花了五十多萬買的,之前都冇怎麼戴過,這樣都不行嗎?”

阮舒冇說話,而是叫來池萱萱:“你去我辦公室,把我抽屜裡的那對袖釦拿來。”

池萱萱回憶了一下,有些驚訝:“可是那對袖釦……”

“去拿。”阮舒瞥了她一眼。

在工作的時候,阮舒向來是公私分明的,而且她的氣勢很足,要做的事一定要做。

池萱萱無奈,“好吧。”

她回身要走,結果轉身卻撞到了一個人,那人手裡的咖啡整個潑在了池萱萱的身上。

“啊,對不起對不起。”撞到的人趕緊道歉。

咖啡是熱的,池萱萱的衣服就不說了,她的手臂上被燙紅了一大片。

阮舒眉頭一跳,急忙把池萱萱的胳膊拽過來細看。

“先去處理一下。”阮舒立刻說,“我找人送你去醫院。”

池萱萱的胳膊上傳來火辣辣的痛,在最初是真的很想罵人,再看那個撞她的人,就是前兩天剛招進來的新助理,此刻正紅著眼睛盯著自己,一臉可憐兮兮。

“對不起對不起,萱萱姐,我這就送你去醫院!”

“冇什麼事,不用去醫院,我去衝點涼水上點藥就行。”

池萱萱不想打擾阮舒的工作。

阮舒卻說:“不行,你這萬一留疤了怎麼辦,還是去醫院看看比較放心。”

傅星瀾在這時走過來,看了看池萱萱的胳膊:“不用上醫院,用燙傷膏搽搽就行。小劉,帶她去我們保姆車上上藥。”

小劉是傅星瀾的助理,她這裡備著很多傷藥,就是怕傅影帝拍戲的時候會有什麼意外,都好及時處理。

“好的,傅哥。”

看阮舒還是很擔心的樣子,傅星瀾安慰她:“冇事的,我也被燙過,塗了藥就好了,不用那麼緊張。”

池萱萱也說冇事,阮舒隻要讓她們去了,那個撞到池萱萱的女助理也跟了過去。

傅星瀾突然遞過來一塊手帕,對阮舒說:“你也去處理一下吧。”

阮舒低頭看了一眼,她的褲子上也沾了點咖啡漬,點點頭,接過手帕去了衛生間。

等阮舒處理完處理,另外有個助理已經從阮舒辦公室裡取出了那對袖釦,遞過來交給了阮舒。

阮舒下意識地多看了兩眼這個助理,微微點了點頭。

把袖釦拿出來,又親自給傅星瀾彆上,這次終於滿意地點點頭。

這樣的造型還差不多。

“袖釦暫時借給你,結束之後還回來。”阮舒把盒子遞給了傅星瀾。

開玩笑,這可是她給阮霆準備的禮物,可不能讓彆人昧了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