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景盛無奈,隻得看著房門在自己麵前關上。

他的臉色變得冷淡起來:“秦小姐,要不您先去換個衣服再來談事?”

秦綠薇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浴袍,突然笑了。

“行,那我就滿足陸總。”

陸景盛微微皺眉,秦綠薇已經去了更衣室。

不一會兒,秦綠薇走出來,身上穿著一席水藍色長裙,設計新穎,讓秦綠薇身上多了一層神秘氣質。

陸景盛第一時間注意到裙子,問:“這裙子是你自己設計的嗎?”

“不愧是陸總,眼光就是獨到。”秦綠薇笑起來,“冇錯,這裙子是我自己設計的,陸總覺得好看嗎?”

陸景盛點頭,客觀地說,確實不錯。

但要和予舍比,陸景盛總覺得少了點什麼味道,不知道哪兒怪怪的。

“那陸總覺得,以我的水平,能幫助陸氏集團度過難關嗎?”

陸景盛沉默片刻,要說讓所有人滿意,那肯定是不行的,可要說暫時把新品釋出會的事應付過去,那是綽綽有餘了。

“秦小姐的能力有目共睹,隻是我們之前一直和予舍合作,顧客已經有了一套自己的審美,您的風格和予舍有點不太一樣,所以我擔心……”

“如果我冇記錯的話,予舍老師,應該是陸總的前妻吧?

陸景盛沉默。

“我還聽說,她放話說以後都不會再跟你合作,陸總這才轉而想和其他設計師合作。”

陸景盛冷淡地說:“秦小姐知道的還真不少呢。”

秦綠薇勾了勾唇角:“過獎。陸總在我們圈子裡,也是名聲遠播,我們自然都很關注陸總的訊息。”

陸景盛不置可否。

秦綠薇又說:“陸總,既然予舍以後都不會再跟你們合作,那你們是不是也要考慮換換風格?”

陸景盛黑著臉冇說話。

秦綠薇是對的,但要做這個決定,是真的很不容易。

無論是對他還是對客戶來說,都不容易。

“我知道陸總擔心什麼,怕我們的風格不適配,也怕我們的設計不如予舍的出彩,更怕消費者會對這次的新品有意見。”

“那麼,隻要我能打破消費者的質疑,在這次文化展上打敗予舍,拿到第一名,應該就可以了吧?”

陸景盛驚訝地看向秦綠薇。

現在才哪到哪,秦綠薇居然敢說打敗予舍拿下第一的話,真不知道是太有自信,還是太過目中無人。

“秦小姐,這次文化展,你的對手可不少,而且予舍似乎也冇那麼好打敗。”

陸景盛的語氣很淡,但還是能聽出他話語中對予舍的維護。

秦綠薇突然輕笑出聲。

陸景盛不解地望向她。

“世人都說陸總薄情,殊不知,那些人隻是不瞭解你罷了。”

秦綠薇的眼底滿是柔情,“原來陸總對一個女人動心的時候,滿心滿眼裡都是對那個人的偏愛,讓人看了真是……好心動啊。”

這話說的,陸景盛心口一跳。

向來對感情之事極為遲鈍的他,終於感覺到秦綠薇的情緒似乎有點不太正常。

“秦小姐,我過來是和你談正事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