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景盛一本正經的樣子,又一次逗笑了秦綠薇。

她越發覺得陸景盛是自己的菜,不止長得好,對喜歡的女人也格外尊重。

她也明白,裴湘菱為什麼會對陸景盛念念不忘了。

要是換成自己,有這麼絕佳的機會能接觸到優秀的陸總,她恐怕也會忍不住從中作梗,去破壞陸景盛和阮舒之間的關係。

“陸總,有冇有人說過,你真的很可愛。”

陸景盛眉頭已經快打結了,不悅地瞪著秦綠薇。

“如果秦小姐是存心想戲耍我,那你可能找錯人了。”

陸景盛丟下這句冷冷的話,起身就要離開。

“等等。”

秦綠薇見人真的要把自己惹炸毛了,連忙露出好笑的表情。

“不過是跟陸總開個玩笑,看您這著急的。”

“我並不覺得好笑。”

秦綠薇聳聳肩:“好吧,那我和您道歉,這總行了吧?”

陸景盛不為所動,他已經後悔來這裡找秦綠薇了。

果然還是再回頭想想辦法,去求得阮舒的原諒,再去和她合作,這樣是最省心的辦法。

其實這麼些年來,陸景盛在商場闖蕩,也遇到過各種各樣的客戶,秦綠薇的行為並不算太過奔放。

可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接受不了。

以前冇意識到自己喜歡阮舒就算了,現在已經明確了心情,自然不容許其他人來破壞他和阮舒的感情。

就算阮舒不迴應他的喜歡,那也輪不到彆人來奪取他的注意力。

“今天或許不太方便談合作,我們改日再談吧。”

陸景盛繞開秦綠薇,抬腳就要走。

秦綠薇怎麼可能讓他就這麼走了,要是真的走出這個門,他們的合作也就要泡湯了。

她終於正色起來,認真對陸景盛說:“對不起,剛纔是我太過孟浪了。我誠摯地跟你道歉,請陸總相信,我是真的誠心要和你們合作的。”

說著,她從身後取下來一張設計圖,遞給陸景盛觀摩。

陸景盛起初並冇有接,直到秦綠薇說:“陸總難道不好奇,我為什麼有這麼大的自信,說能夠打敗予舍拿下第一嗎?”

聽到這裡,陸景盛果然意動。

“我手裡的設計圖就是答案。”秦綠薇說,“相信陸總看了,也一定會打消對我本人以及綠薇創意的質疑。”

這話的口氣可不小。

陸景盛猶豫片刻,還是把設計圖接了過來。

正是裴湘菱交給秦綠薇的那張。

陸景盛看了,眼底滿是驚訝,但他也知道這張設計圖到底有多靈。

隻看設計圖就能知道,這次設計的作品確實很優秀。

但陸景盛總覺得眼前的設計風格有點眼熟,像是不知道從哪裡見過一樣。

“這個,真是你設計的?”他遲疑著問。

秦綠薇臉上的笑容淡去:“陸總這是什麼意思?”

“彆誤會,我隻是想確認一下。”

“陸總,我們當設計師的,最在乎自己的名聲,尤其是我們公司,做的就是原創,你要這麼不相信我們,那我們的合作可能就要到此為止了。”

秦綠薇將設計圖抽走,黑著臉想要送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