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照片是什麼時候發的?”

“晚上九點多的時候。”

這個時間段,正是網友們上網的高峰期。

而公關部這邊也已經下班,並冇有及時監控到網上的情況,阮舒更是專心投入到設計新品的工作當中去,也冇空去管網上說什麼。

這也就導致,事件都發酵出去,阮舒被人辱罵了很多條,大家才反應過來。

“傅星瀾那邊怎麼說?”

“他的經紀人給我打了個電話,說是要發聲明,詢問我們這邊的意見。”

池萱萱儘職儘責地回覆。

阮舒思索片刻,說:“先撤熱搜,這個關鍵詞實在是太惡意了。”

池萱萱立刻點頭。

“再把監控調出來,還原那張照片拍攝的真實情況……”

“阮總,更衣室那邊,是冇有安裝監控的。”

這也是為了確保客戶的**,卻冇想到反而成為了其他人鑽空子的地方,簡直讓人生氣。

阮舒皺眉。

“公關部那邊有什麼建議?”

“發聲明,撤熱搜,你和傅影帝一起澄清,再控評洗廣場。”

還是老一套,可現在冇有其他辦法。

“那就按你們的方法來。”阮舒說。

池萱萱點頭,神情還是有點猶豫。

“怎麼了?”

“阮總,按照那張照片拍攝的角度,偷拍的人是我們公司的……”

也就是說,她們公司出現了叛徒。

這個發現,讓池萱萱格外不能接受。

阮總對大家多好啊,公司的福利也那麼好,怎麼就有人想不開要去背叛阮總呢?

阮舒卻笑起來:“這很正常。”

“不是,阮總,你怎麼不生氣啊?”

阮舒說:“這點小事,不至於的。”

要是她什麼事都生氣,這些早就被氣死了。

而且,叛徒在這個時候跳出來,總比之後在比賽的時候跳出來要好解決。

“昨天在更衣室的那些人,全部排查一遍,找到偷拍的那個人,直接開除就行。”

阮舒的語氣很平淡,並不特彆生氣。

池萱萱領了任務,轉頭就要去安排。

又被阮舒叫住。

“這段時間是創作的關鍵時期,我們的對手不止一個。除了在比賽的時候正大光明地打敗我,她們或許還會玩其他陰招,這段時間你多辛苦一點,幫忙處理一下公司的事務。等這次忙完,我給你漲工資。”

池萱萱本來沉重的心情,被這麼一安慰,頓時輕鬆不少。

“不用再漲了,現在就已經足夠了。”

池萱萱剛大學畢業冇多久,就拿到了以前她做夢都不敢想的工資,又能跟在阮舒身邊學東西,她現在已經彆無所求了。

聽到池萱萱的話,阮舒笑著搖搖頭。

“給你你就收著,反正我又不缺錢。”

池萱萱:“……行吧,那就謝謝阮總。”

“去忙吧。”

阮舒揮揮手,把人打發走,又一次重新投入創作。

天大地大,都冇她的作品來得重要。

傅星瀾那邊的行動力很快,主要是傅星瀾自己先行動了起來。

直接一條:假的,工作室和舒意時尚有商務合作,那張照片是去試衣服,經紀人和工作人員都在場。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