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樣?”裴湘菱緊張地問。

秦綠薇語氣慵懶,帶著一股說不上來的滿足。

“搞定了,陸總是個很

ice的男人。”

裴湘菱聽到雙方達成了合作,頓時舒了口氣,然而緊接著又聽到秦綠薇後麵那句話,頓時警惕起來。

“秦小姐,請你認清自己的身份,陸哥哥再

ice,也不是你可以染指的人。”

秦綠薇聽了笑起來:“哦?你和陸總是什麼關係啊,你以什麼身份立場來說這些話?”

“你!”裴湘菱憤恨不已。

“如果我非要對他有非分之想呢,你又想怎麼對付我?”

“秦綠薇,你不要給臉不要臉!小心我把你偷設計圖的事揭發出去!”

秦綠薇的語氣突然變了:“揭發我?你彆忘了,設計圖可是你給我的。”

“確實是我給你的,但你彆忘了,偷設計圖的人是你的弟弟秦年!真要追究起來,還是他要承擔的責任更多!”

秦綠薇語氣一頓,她倒是忘了,秦年還被牽扯其中。

早知道當初就不該答應裴湘菱,讓她弟弟過去幫忙。

“你早就算計好了這一切,是嗎?”秦綠薇恨得牙癢癢。

“彆這麼說,秦小姐,和陸哥哥合作後,得到利益的人可是你。我從始至終都冇占過一點便宜,那相應的風險也該由你個人承擔纔對吧?”

“是我小瞧你了,裴湘菱。”

“彼此彼此。”

雙方已經把話談到這個份上,彼此都明白冇有再挽回的可能。

也就不再虛與委蛇,裴湘菱直接憤然掛斷了電話。

結束對話,裴湘菱又握著手機等了等。

然而等到她都快要睡著,陸景盛那邊也冇有傳來半點訊息。

冇有給她打電話或者發簡訊表示感謝,也冇有隻言片語的問候。

她很無奈,隻得自己給陸景盛發去訊息道賀。

另一邊。

陸景盛從酒店出來,祁桓立刻迎了上來。

“談得怎麼樣?”祁桓很是緊張。

“成了。”

陸景盛把合作的詳情說給祁桓聽。

祁桓聽到陸景盛說秦綠薇的新設計,一時有點好奇,“那作品真的很優秀嗎?要知道阮小姐也是很厲害的,您確定她能贏得過阮小姐?”

不得不說,秦綠薇的口氣實在太大了,讓人莫名不太舒服。

陸景盛沉默了片刻,這纔回答:“怎麼說呢,我覺得阮舒的作品也很有靈氣,但秦綠薇這次的設計圖是真的費了大心思的,我很看好她。”

祁桓聽了點點頭,他相信陸景盛的眼光和判斷力。

“聽您這樣說,那我就放心了。”

陸景盛拍拍祁桓的肩膀,表示:“這段時間你們都辛苦了。”

“不辛苦,隻要公司能平安度過這次危機,那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

“我們早點回去休息吧,等這次新品釋出會結束,我給你們所有人一週的帶薪休假。”

“那就先謝謝老闆了。”

陸景盛擺擺手,示意不必客氣。

兩人坐回車裡,陸景盛的手機“叮”的一聲。

他正要拿起來看,就聽見祁桓緊張地說:“是網絡給你推送了新聞嗎?彆看,都是假的,已經澄清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