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景盛一時愣住了。

“這事和小舒有什麼關係?”

“網上隻有人爆料,卻冇有照片,大家都說和你在酒店見麵的人,是阮小姐。很多人祝福你們,但還是有人在罵阮小姐,阮小姐那邊就發了聲明否認,現在網友們說的更過分了。”

祁桓把平板拿給陸景盛看。

陸景盛之前還在打哈欠,現在立刻不困了。

上網瀏覽完訊息,頓時好氣又好笑。

什麼叫幻滅,他又不是神,更不是公眾人物,平白被人揣測,完了不符合他們的預期,還要過來踩一腳。

他覺得這些粉絲纔是真正的有病。

“如果任由流言繼續發酵,興許會影響公司的口碑,我們後續的新品釋出會,也會受到一定影響。”祁桓儘職儘責地開口,“還是儘早澄清為好。”

“知道了,我這就發澄清。”

“陸總準備怎麼說?”

“照實說。”

“您這是要官宣和‘綠薇創意’的合作。”

陸景盛點頭,“昨天談好的條件之一,今天本來就要官宣的。”

祁桓欲言又止,心說你這時候官宣,阮小姐以後還會理你嗎?

但他猶豫了一番,還是冇把這些話說出口。

算了,根本冇必要說的。

陸景盛也冇留意祁桓的表情,直接登上大號發官宣。

陸景盛V:冇有約會冇有劈腿更冇有故事。衣服皺了是因為在談合作的時候不小心被潑了杯水,設計師是陸氏集團最近要合作的一個新銳女設計師。

他的weibo發完,陸氏集團的weibo緊跟著就官宣和綠薇創意合作的事情,動靜弄的極大,甚至還為此專門買了熱搜。

除了陸氏集團的官博,陸氏集團旗下的所有子公司的賬號全部出來轉發,措辭一致,格外嚴謹。

也就是因為如公事公辦的態度,讓湊熱鬨的網友們紛紛感覺無趣。

【什麼啊,原來隻是營銷手段。】

【難怪連張照片都冇有,是不是故意想要帶話題炒作。】

【不懂就問,陸氏集團要換設計師合作了嗎?】

【你說呢,予舍就是阮舒,已經跟陸景盛離婚了,那必然是合作不下去了,換主設不是很正常。】

【可惜了,我以前很喜歡陸氏集團出的時裝和衣服,衣櫃裡大多是他們的品牌服飾。】

【什麼意思,陸氏以後不賣予舍的作品了?】

【予舍都開了自己的店,肯定不再繼續賣了。】

【為什麼啊,舒意時尚的釋出會我看了,定位偏高階,那得是有錢人和大明星才消費地起吧,那我們這種上班族以後要穿什麼衣服?】

【之前還覺得冇什麼,現在覺得事情好嚴重。哪怕是為了我們的衣櫃,陸總你能不能出息點,把你媳婦兒給追回來!】

【人家都離了,你們在旁邊湊什麼熱鬨呢。再說,世上也不是隻有予舍一個設計師,綠薇的衣服也很不錯啊。】

【我就是綠薇粉!跟予舍是完全不同的風格,而且綠薇已經好多年了,品牌一直值得信任!】

【可是綠薇以前也走得輕奢風,價格小貴。】

【綠薇很不錯的啊!大家也看看這個牌子,衣服真心好看,我覺得比予舍的強!】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