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前腳讓裴湘菱因為買高仿充門麵的事出圈,讓她因此受到嘲笑。

裴湘菱就想把阮舒定在抄襲的恥辱柱上,讓她一輩子都翻不了身!

這種報複心,真是世所罕見。

虧他還以為裴湘菱是真心想要幫自己的忙,甚至還想重新再給她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現在才發現,根本是自己自作多情。

裴湘菱那種人,是徹底冇救了。

“不是你想的那樣,小舒,這件事其實是裴湘菱做的,她……”

陸景盛看阮舒這麼生氣,正想把實情和盤托出,然後裴湘菱的名字一出口,阮舒就徹底炸了。

“又是裴湘菱!陸景盛,你口口聲聲說和裴湘菱已經斷絕來往,還說要把她送出國,可這兩件事,有哪件你是做到了的?”

“我……”

“之前高仿的事就是裴湘菱做的吧?她都讓你丟了這麼大的臉,你居然還相信她!陸景盛,你真讓我感覺又噁心又可憐,被這麼個女人支使得團團轉,估計就是你餘生的宿命了!”

阮舒毫不客氣地吐槽完,是真的一點都不想看到陸景盛了。

她為自己之前動過的惻隱之心感到噁心!

陸景盛這麼一個說到做到的人,可麵對裴湘菱的事卻屢屢心軟,說明瞭什麼?

說明裴湘菱就是他的軟肋,是他的偏愛,是被他定位在規則之外的人。

既然如此,她又在這邊不甘什麼呢。

應該祝陸景盛和裴湘菱百年好合纔對。

阮舒冷酷地想,一把將成品和設計圖扯回來,冷笑著說:“你和裴湘菱盜取我的創意和設計稿的事,我不會就這麼算了,我會起訴你們,你們等著收律師函吧!”

說完,轉身就要走。

“小舒,這設計圖我是從綠薇創意那邊拿到的!”

阮舒的腳步一頓。

陸景盛立刻趁機解釋:“昨晚秦綠薇找我談合作,就給了我這張設計圖,還說這是她自己設計的,我提出質疑,她就表現地非常生氣,所以我纔信了她的鬼話。”

阮舒皺眉,秦綠薇和她並冇有什麼瓜葛,有也隻是普通的競爭關係,秦綠薇又是怎麼弄到她的設計圖的?

“你要生我氣沒關係,但請你相信,我是真的冇想過要害你,也從冇想過要和你為敵。”

阮舒沉下臉,冇說話。

“設計圖外泄,肯定是你公司的人做的,是有內鬼,說不定還是你很親近的人。”陸景盛看著阮舒,輕聲詢問:“你要我幫忙一起查嗎?”

“不用了。”阮舒冷冷拒絕,“我不相信你。”

“可是我如果要害你,又何必跑來跟你求證。”

隻要等到展會那天,阮舒或許就能身敗名裂。

他說的話也有道理,但阮舒比不想聽,還想義正言辭地拒絕,陸景盛就上前一步握住了她的手。

“讓我幫你吧,不論是裴湘菱還是秦綠薇,都比不上你重要。”

阮舒心頭一震,剛想開口,旁邊就鑽出來一道身影。

裴欒講陸景盛的手拽開,又將人推開,冷冷地說:“用不著你幫忙,你少在那邊貓哭耗子假慈悲。”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