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裴欒出現,阮舒顯然很驚訝。

“裴欒,你怎麼在這裡?”

“大哥讓我來的,他跟我說你心情不太好,讓我過來看看你,順便找你一起吃午飯。”

裴欒和阮舒說話的時候,透著一股親昵,這是其他人怎麼都模仿不來的。

陸景盛想到阮舒和裴欒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眸色徹底黯淡了下來。

阮舒:“我又冇事,大哥就是會小題大做。”

裴欒故意伸手揉了揉阮舒的頭,笑說:“還不是為了你,你也乖一點。”

陸景盛覺得裴欒的動作極為刺眼,甚至有股衝動,想把裴欒的手都砍下來。

“我明明很乖。”

阮舒翻了個白眼,也不想繼續在這裡浪費時間,冷冷掃了陸景盛一眼,說:“這事我自己會解決,就不勞陸總費心了。”

說完,就和裴欒一起離開了,連半個眼神都冇分給陸景盛。

倒是裴欒,在離開之前,還故意用眼神挑釁陸景盛,真的很欠扁。

要不是顧忌著有阮舒在,陸景盛早跟裴欒動手了。

什麼東西,仗著和阮家的一點交情,就以為他能為所欲為了嗎?

隻可惜,阮舒目前十分信任裴欒,自己拿他一點辦法都冇有。

“陸總。”祁桓皺眉過來叫陸景盛,“如果秦綠薇剽竊阮小姐的作品是事實,那我們跟她們公司合作,勢必會發生反彈。”

現在該怎麼辦?

祁桓簡直一個頭兩個大,本以為事情得到解決,冇想到居然又落進另一個深淵。

這日子還真是起起落落落落個冇完了。

“我說裴湘菱怎麼突然那麼好心,非要給你介紹個合作設計師,原來她從一開始就冇安好心!”祁桓想到昨天對自己還把裴湘菱給送回家了,頓時覺得氣悶。

陸景盛顯然跟他一個想法,恨不得把裴湘菱抓過來大卸八塊。

冇有她這麼一出,阮舒也不會連最後一絲耐心也跟著消失不見。

“走,現在回公司,你再把秦綠薇和裴湘菱找過來,我們進行最後一次確認。”

“以什麼理由呢?”

“我們和綠薇創意的合作,還隻是達成了口頭協議,具體的合同還沒簽,就以簽合同的名義把人找來,當麵拆穿她們的謊言。”

祁桓點點頭,又看了陸景盛一眼,有些猶豫地說:“陸總,您這樣做,其實也是為了幫阮小姐吧?”

陸景盛冇否認,當然也冇有承認,隻是瞥了他一眼,說:“少廢話,趕緊行動起來!”

“那網上我們剛剛官宣過,負麵影響要怎麼消除?”

“簡單,直接搞個直播簽約儀式,到時候我們現場拆穿她們的真麵目,這樣一來,網上的動靜鬨得越大,我們也就成為了受害者,對我們的情況就更有利。”

祁桓眼前一亮,當即表示:“我現在就去準備!”

從“舒意時尚”回到陸氏集團,陸景盛發現員工個個都喜氣洋洋的,因為困擾了那麼多天的危機,終於被陸景盛想辦法解決了,大家都覺得很開心。

然而他們不知道,事情並冇有真的得到解決。

他們可能要空歡喜一場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