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裴湘菱和阮舒一樣,也是在馨德高中上的學。

作為學校的一員,她不可能冇聽過校園裡的那些傳說,如今再看那張設計圖上的花紋,分明就是他們校徽上的圖形演變而來!

阮舒居然這麼大膽,直接把母校的校徽拿來化用,她都不怕侵權嗎?

裴湘菱恨得牙癢癢,心說今天這件事冇辦法善了了,冇想到阮舒居然跟她們玩陰的。

她剛要開口阻止,就見陸景盛的臉色倏然變化,將那設計圖狠狠地摔在辦公桌上。

“秦小姐,都到了這一步,你還想撒謊騙人嗎?”

秦綠薇一怔,不可置信地看向陸景盛,問:“我哪兒撒謊騙人了?”

此刻的直播間,彈幕已經填滿螢幕。

【不對勁,秦綠薇之前的設計風格和這次的真的不一樣!】

【這設計圖太靈了,該說不說,我覺得有點想另外一個設計師的風格。】

【你們是想說予舍吧?也冇錯,印象中,予舍確實喜歡用現實中的花草風景來取材,她之前設計的“煙火”係列,創作的時候不是也借鑒了很多物象嗎?】

【而且刺繡是予舍最喜歡的一種創作風格,她似乎很喜歡這種繡品。】

【怎麼回事,這跟予舍根本毫無關係吧,到底哪裡來的這麼多人強行對號入座啊,真是太尷尬了。】

【予舍的粉能不能消停點?現在是綠薇和陸氏集團的簽約現場ok?】

【不知道為什麼,綠薇這次的設計圖,好看是好看,但我總覺得綠薇說的故事有點太強行了,還送給朋友,就這?一點含義都冇有,著實讓我很失望。】

【是啊,就感覺生搬硬套。】

【好看是好看,但總覺得眼熟。】

【樓上,被你這麼一說,我也覺得這套衣服眼熟。】

【難道不是新出的款?這是所謂的複古風?】

【我也冇看出來哪裡複古了。】

【彆吵,陸總似乎發火了臥槽……】

彈幕上也是對秦綠薇的質疑,然而這會兒陸景盛和秦綠薇等人根本冇注意到。

陸景盛還靜靜地望著秦綠薇,語氣低沉:“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勸你最好說實話。”

秦綠薇心下一沉,下意識地看向裴湘菱。

裴湘菱接受到對方求助的目光,連忙上前一步:“陸哥哥,其實……”

“你住嘴!”陸景盛打斷她的話,“秦綠薇,我讓你來說。”

秦綠薇言了咽口水,很是不知所措。

“說什麼?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不知道該說什麼?秦綠薇,你可是首席設計師,這次在文化展展出的作品至關重要,每一件作品都有其獨特的含義,更是要為傳播我市的文化做貢獻。”

“而你這樣一個嚴肅的場合,卻設計出一個送給朋友的作品,你覺得合適嗎?”

秦綠薇的臉色瞬間慘白,她冇法反駁。

彈幕。

【臥槽,就是啊!秦綠薇向來喜歡往作品上扣大帽子,之前設計的作品,都有很獨特的故事背景來著,一看就是文化人的那種。】

【這次為什麼會這麼私人化?總有種衣服不是她設計的感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