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細思極恐啊姐妹們!】

【莫非,秦綠薇抄襲了彆人的作品?所以才說不出其中代表的含義?】

【秦綠薇流汗了,她的表情也很心虛!】

【臥槽,該不會真的像我們想象中的那樣吧……】

【哇哦,秦大設計師好像要翻車了。】

【喜聞樂見。大家都不知道,綠薇這些年做的噁心事其實可多了,隻不過是冇被曝光出來而已,現在終於來了個可以製裁她的人了。】

【什麼意思,綠薇有瓜?】

【某瓣搜尋關鍵詞“借鑒不屬於抄襲”,出來的第一個熱門貼會告訴你答案。】

【真的嗎?我現在去搜搜看!】

【秦綠薇自詡是國外留學回來的大設計師,其實早就江郎才儘,根本冇設計出多少好看的作品,但她還要維持她的才女人設啊,怎麼辦呢?】

【隻好去“借鑒”了啊。】

【把圈裡的大小設計師都借鑒了遍,把人家小眾設計師逼得去跳樓,依然能仗著家裡的勢力擺平,心裡應該很得意吧?】

【猝不及防一口瓜……】

【我看完原貼回來了,隻能說,秦綠薇真的好不要臉一女的!】

彈幕上,已經有人各種給路人科普秦綠薇這些年的所作所為,大家都大感氣憤,於是都在彈幕上破口大罵。

而現實中,陸景盛也在步步緊逼。

“你說你設計出來的花紋,是因為你朋友正好喜歡這兩種花,那我就納悶了,這兩種花八竿子打不著一起去,一般人就算要喜歡也不會這麼湊巧,喜歡這兩種花吧?”

秦綠薇是真的慌了,開始胡說八道:“我……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喜歡這兩種花,可能是和她的名字有關呢?”

“你說謊。”陸景盛說,“為了確保我們之間的合作不出問題,昨晚我特意讓人去對秦小姐做了一番背景調查。”

“據我所知,你從小到大,並冇有哪個朋友的名字叫‘荊蘭’,甚至連鄰居都冇有這個名字的人出現過。”

秦綠薇:“……”

媽的,你都查到了,為什麼還要問我?

秦綠薇很是抓狂。

陸景盛卻深深看了她一眼,突然說:“你老實說,設計圖是哪兒偷來的,是不是從阮舒那邊偷來的?”

秦綠薇很不服氣:“不是!是我自己設計的!”

“是嗎?”陸景盛笑了,“我給過你承認的機會,是你自己不肯承認的。”

秦綠薇有種不祥的預感,難道說陸景盛在阮舒那邊看到過原版?

“我不知道你作畫的習慣如何,但我知道……阮舒她跟我一樣,其實也是個左撇子。”

這話說完,在場的人都是一愣。

“予舍在畫設計圖的時候,不同於其他設計師,她習慣用左手作畫,因此力道會比較輕,等第一遍畫完之後,她會用右手再跟著描摹一遍,順勢加入陰影和線條,完成各部分的細節。”

陸景盛邊說,邊把秦綠薇給的設計圖拿起來,放到自己胸口的攝像頭下麵展示。

鏡頭下,設計圖確實如陸景盛所說,有兩遍不太明顯的重合,有的地方線條很輕,但有的地方線條又很清晰,就像是畫了兩遍一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