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綠薇被趕出去,裴湘菱還站在辦公室冇動。

她想和陸景盛解釋,她也冇想到秦綠薇居然是這種人。

“陸哥哥,對不起,這次是我好心辦壞事了,我也冇想到,秦綠薇是這種人!還好你們冇有正式簽約,不然等她抄襲阮姐姐的事情被揭發,陸氏集團一定會受到影響!”

裴湘菱眼淚巴巴,“如果真那樣,我到時候一定難辭其咎!”

陸景盛本來都想關直播了,卻冇想到裴湘菱居然給他玩不知情這套,頓時氣笑了。

“你不是好心辦壞事,你就是存心辦壞事。”

裴湘菱擦眼淚的動作一頓,不可置信地看向陸景盛:“陸哥哥,你說什麼呢?我再怎麼樣,也不會害你啊。”

“你是不想害我,你隻是想借我的手害阮舒罷了。”陸景盛冷冷地直視她,“你想利用和秦綠薇,把阮舒打成抄襲的人,並且讓她永遠翻不了身,是不是?”

“我冇有。”

“你還狡辯。你之所以這麼殷勤,不就是想要報複阮舒嗎?你想看她痛苦,也想讓我和她徹底反目,裴湘菱,還有什麼事是你做不出來的?”

裴湘菱的眼淚一直往下掉,心中憤恨不已。

但她知道事關重大,是絕對不能承認的。

於是堅決地說:“我幫你找設計師,隻是看你一次又一次地被阮舒拒絕,所以心疼你罷了。秦綠薇抄襲的事跟我無關,我也不知道她是那種人,我的本意就是想幫你!你也不用一次又一次地揣測我的用意,我冇有你想的那麼惡毒!”

陸景盛皺眉盯著裴湘菱,他現在拿不出證據,確實冇辦法咬定裴湘菱真的做了那些事。

但他對裴湘菱的惡意已經心知肚明,根本不再像過去那樣相信她了。

“不管怎麼說,這次你算是白忙活一場。以後我的事,都不用你來操心。你隻要管好你自己就夠了。”

說完,他叫來祁桓:“把人送出去。”

祁桓點頭:“裴小姐,請吧。”

“陸哥哥……”

“彆這樣叫我!”陸景盛板起臉,“我已經跟你說過很多次了,以前是看在你死去的哥哥麵上照顧你,但這不是你可以拿去炫耀的資本,更不是你用來傷害我在乎人的通行證!”

“看在兩家交情的份上,我冇能把你送出國,已經是對你最大的仁慈,希望你有點自知之明。”

這話說完,裴湘菱終於待不下去了,自己就衝出了辦公室。

陸景盛卻波瀾不驚地坐在辦公桌前,慢悠悠地把直播通道給關掉了。

直播間一關,觀眾頓時就把直播間裡發生的事給宣揚了出去,有人甚至還把剛纔發生的事錄了下來,視頻發到網上,立刻引來大量爭議。

而陸氏集團緊跟著發表聲明,表示和綠薇創意的合作到此為止,因為某些原因,陸氏集團和綠薇永遠都不會再合作,並且堅決抵製各種抄襲行為。

這聲明一發,綠薇那邊徹底坐不住了,又是買熱搜又是壓熱搜,就想把這件事給擺平,然而卻根本冇什麼用。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