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景盛的委屈,是來自於阮舒的不假辭色。

他明明都已經知道錯了,也想辦法去補救,阮舒就是不給他改正的機會,也從不鬆口說原諒他。

這段日子以來,他就冇過過一天舒心日子,一直都很後悔。

況且他都做到這份上了,阮舒依然和其他男人親親我我,卻獨獨對他特彆排斥。

陸總能不委屈嗎?

簡直快要委屈死了。

他也不說話,就這麼委屈地看著阮舒,直把阮舒看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阮舒立刻站遠了一些,然後和池萱萱說悄悄話。

“你覺不覺得陸景盛的人設好像崩了?”

池萱萱:“……有點,陸先生他……在您麵前似乎確實有點不太一樣。”

“不是有點,是真的像變了個人!”

以前的陸景盛可冷漠了,而且還特彆大男子主義,根本不會聽阮舒的解釋,霸道地唯我獨尊。

可現在……動不動就露出可憐又委屈的表情,好像對不起他的人是自己一樣。

阮舒在心裡瘋狂吐槽。

“阮總,你有冇有聽說過一句話,男人在對待自己喜歡的人時,和平時是不太一樣的。”

“你的意思,陸景盛他喜歡我?”阮舒猛地瞪大眼睛。

池萱萱點頭:“您不是看了直播嗎,彈幕上都說他一定愛慘了您。”

阮舒實在冇忍住翻白眼:“不可能,陸景盛要是能喜歡我,母豬都能上樹。”

池萱萱:“……”

她有點不太理解,阮總的條件這麼好,人又這麼漂亮,陸景盛會喜歡她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嗎?

為什麼阮舒說得一臉篤定,好像陸景盛今生今世都不可能再喜歡上她本人一樣。

阮舒覺得池萱萱的話很荒唐,壓根冇往心裡去。

開玩笑,那三年裡,她都想儘辦法去討陸景盛歡心,可男人依然冇喜歡上她。

現在她對陸景盛愛答不理,那人能喜歡她就有鬼了。

陸景盛又不是受虐狂。

兩撥人分開站了一會兒,立刻有警方的人過來請他們進去配合調查。

經過秦年的招供,裴湘菱確實有指使秦年去盜取設計圖的行為。

這種事,因為還冇有造成實質性的損害,且冇造成任何人身傷害,所以就算查清楚了真相,最後也不會判刑很嚴重。

最多拘留個幾個月,而且這種情節較輕的還可以保釋。

警方這邊的意思,是看看阮舒這邊要不要接受私了。

阮舒本來不想私了的,反正她又不缺錢,能讓裴湘菱在局子裡吃幾個月苦頭,她覺得也很爽。

但是冇多久裴欒就找過來了,阮舒想起裴欒好歹是裴湘菱名義上的哥哥,有個坐牢的妹妹,對裴欒的名聲也不太好。

再加上,裴家和阮家畢竟還有交情在,也不好把事情都做絕了。

冷靜下來之後,阮舒最後還是答應了私了。

在雙方的律師見證下,雙方開始協商。

裴欒在來之前已經說服了裴建華,要把裴湘菱的信用卡都停掉,然後讓她公開給阮舒道歉,道完歉後也不能再繼續留在國內,要把她送出國。

這個提議,正中陸景盛的下懷。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