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警局出來,裴欒拉住阮舒的手。

“你在這等我一下,我有點話要跟裴湘菱說。”

阮舒點點頭,回頭看了神情頹喪的裴湘菱一眼,再掃了一眼守在裴湘菱身邊的陸景盛,心裡發出一聲冷笑,兀自站遠了些。

確認阮舒聽不到這邊的談話,裴欒臉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

“裴湘菱,希望今天的警局一日遊能讓你長點教訓。不屬於你的東西彆伸手,不屬於你的人,也彆碰。”

裴欒意有所指地掃了陸景盛一眼。

陸景盛有點尷尬,便衝裴欒點了下頭,邁步往阮舒那邊走去。

兄妹倆在後麵互懟,陸景盛則走到了阮舒麵前。

“小舒,這次多虧你高抬貴手。”

阮舒聽到陸景盛的聲音,回頭看了他一眼。

“你在替裴湘菱給我道歉?”

陸景盛一時沉默。

阮舒的嘴角帶著諷笑:“陸總彆表錯情了。雖然你能代替裴湘菱發言,可我卻不是為了你才接受私了的。”

“那你是……”

“我是看在裴欒的麵子上,不想讓他有個坐過牢的妹妹,說出去也不好聽不是?”

陸景盛的臉沉下來。

“你就這麼在乎裴欒?”

“冇錯,我就是在乎他。”阮舒將人上下打量了個遍,然後道:“你也不是第一次知道了吧,冇必要總是追問。”

陸景盛的薄唇緊抿,心口悶得慌。

還冇等他繼續往下說,裴欒已經把裴湘菱好好教訓了一遍,然後匆匆走到阮舒身邊。

“小舒,我好了。”

見到裴欒過來,阮舒的表情立刻變了。

她衝裴欒露出個笑容,還伸手勾住他的臂彎,很是親密地說:“那我們就走吧。”

裴欒微微怔了怔,心跳聲逐漸放大。

他傻乎乎地點點頭:“好,我們走。”

兩人便當著陸景盛的麵,手挽手地走了。

陸景盛眼睜睜看著阮舒上了裴欒的車,兩人姿勢親密地揚長而去。

陸景盛抬手按了按自己的胸口,那裡憋得難受。

裴湘菱從後麵走了過來。

“陸哥哥,這次的事,麻煩你為我周旋了。”

陸景盛放下手,冷冷地掃了裴湘菱一眼。

“不客氣。”陸景盛說:“我也不全是為了你。”

裴湘菱:“……”

“阮舒這次肯放你一馬,是你的幸運。之前談好的條件,千萬彆忘了。等你發完道歉聲明,我就立刻讓人送你去國外。”

說完這話,陸景盛轉身就要離開。

裴湘菱很難過,在背後喊他的名字:“陸景盛!”

陸景盛回頭看向裴湘菱。

裴湘菱的眼淚在打轉,哽嚥著問:“我都是為了你才做這些事的,你就真的一點都不感動嗎?”

“為了我?”陸景盛嗤笑一聲,“你是為了我,還是為了你自己,還需要我說明白嗎?”

裴湘菱的眼淚頓住。

“我根本不需要你為了我,去做這些違背道德和良心的事,你也少在那邊自我感動,我冇你想象中的那麼好,你要是覺得我會為這種事感動,那你可能找錯人了。”

裴湘菱不可置信地看著他:“就算你不喜歡我,也冇必要把話說得這麼絕情吧?”

“我本就是個絕情的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