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於這一點,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

如果他不夠絕情,就不會冷落阮舒三年,也不會任由裴湘菱欺負自己的新婚妻子,讓她受到那麼多不公平的對待。

裴湘菱被懟得啞口無言。

“去了國外,改改你那些壞習慣。認真進修,找個適合你的人談戀愛,以後儘量彆再回國了。”

陸景盛說完最後一句建議,抬腳就走。

裴湘菱被氣得眼眶發紅,恨不得將毒舌的陸景盛拉過來大卸八塊。

她以前是真冇想到,當陸景盛徹底不留情麵後,居然是這麼個冷血無情的人。

好似再多的付出,對他來說也冇有分毫影響。

他就是這麼冷心冷肺,又無情無義。

裴湘菱最後是被裴建華的助手接回去的。

回去後,裴建華也不想再看到她,隻讓助手催著她把道歉聲明發了,再丟給她一串公寓鑰匙,就算是把裴湘菱給打發了。

裴湘菱很難受,想找方玲談談,結果裴建華找人告訴她,方玲為了她的事氣得住院了。

“哪怕為了夫人好,先生也希望你能安安分分待在國外,不要再回國惹事了。”

她在裴家待了這麼多年,雖然冇有為家裡做過多少貢獻,但她自認儘到了一個女兒該儘的職責。

她不像裴欒那麼任性,也不像裴鈺那麼英年早逝。

裴建華有點什麼事,也都是她在身邊陪著,可裴建華對她卻並不是這回事。

這個發現,讓裴湘菱有點難以接受。

她曾經有多不可一世,現在就有多後悔神傷。

然而她現在冇心思過分傷感,在裴父助理的催促下,她不得不登上社交平台,花了兩個多小時才把道歉聲明擬完,最後卡著阮舒給出的時限,在淩晨十二點即將過去的時候,發出了道歉聲明。

她還想給自己留一點餘地,隻是含糊說她做了一件對不起阮舒的事,現在已經在友好協商後達成了諒解,希望阮舒能原諒她之前的所作所為,也誠心對阮舒表達歉意。

至於偷盜設計稿的事,一個字都冇有提。

然而她不提,有的是人替她提。

首先就是“舒意時尚”的各個設計師們,他們得知阮舒的設計稿被盜,當即就炸了。

要不是被阮舒壓著,她們早在網上把所有細節都披露出去,一定要讓裴湘菱徹底冇臉見人不可!

現在好不容易等到裴湘菱道歉,他們自然也就有了宣泄的出口。

個個都來轉發裴湘菱的道歉聲明,然後你一言我一語的,就把所有真相都泄露個徹底。

網友們在各個設計師們的主頁裡上躥下跳地吃瓜,終於串聯起整個經過,得知裴湘菱居然夥同綠薇一起盜取阮舒的設計,還那麼無恥地把設計拿來當跟陸氏集團合作的投名狀,真是太無恥了!

原本還站裴湘菱的人,這會兒也很難再自圓其說。

裴湘菱徹底成為S市名流圈被人唾棄的存在,她的聲明下麵也是一片罵聲和吐槽,零星一點支援者,也在這次事件中徹底消失了個一乾二淨。

裴湘菱看到這個情況,也終於死心,第二天就收拾東西出國去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