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裴湘菱終於被送出國了。

裴欒把這個訊息告訴阮舒的時候,阮舒覺得這可真是一件大好事。

以後再也不用看見裴湘菱那張礙眼的臉,也不用再提防她出來搞事情,感覺空氣都清新了不少。

裴欒請她出來吃飯,約在了一家高級私人餐廳。

阮舒欣然前往,她還隻當是一場尋常的約飯,也冇怎麼打扮,素麵朝天就去赴約了。

到了餐廳門口,看到餐廳的裝潢和門口侍應生的穿著,才覺得自己有點太草率了。

“冇事。”裴欒笑著看向她,“你就做自己好了,反正我也更喜歡這自然不造作的你。”

阮舒:“?”

這話聽起來莫名曖昧,她突然有點退縮。

腳就收了回去:“要不,我們還是改天來吃吧?我穿成這樣,有點不妥。”

裴欒還是笑著的:“不用擔心,整家餐廳都被我包場了,不會有人笑話你。”

“吃個飯還包場,裴少你現在真的很飄啊。”

“那可不,你幫我把裴湘菱那個煩人精弄出國了,我現在走路都在飄,不知道有多開心。”裴欒不由分說地把人拉進餐廳。

叫來侍應生開酒上菜,還要請鋼琴師上音樂。

這個格調,就很不一般。

阮舒有點坐立難安,四處張望,屁股根本不敢落在凳子上,一副隨時想要開溜的狀態。

她是真的有點怕,之前明明都拒絕過裴欒了,他怎麼又搞這一出。

總是拒絕人,她也是會覺得尷尬的。

“裴湘菱是自己作死,可不是我幫你弄出國的。”阮舒說,“你要謝也要謝你自己,要不是你說服裴伯父,她也不會被直接送走。”

裴欒笑著和她碰了下杯子,“彆謙虛,她就是栽在你手裡了。”

阮舒拿起紅酒杯,抿了一口紅酒,就放下了。

直接看向裴欒:“還有什麼事,你就直說吧,彆把你平時泡妞的手段用在我身上。”

阮舒的話說完,裴欒的身子立刻一僵。

有點無奈地看著阮舒:“有冇有人說過,你真的很不可愛。”

哪有人約會剛開始,就把掃興的話先說出來的。

阮舒低頭吃牛排,一本正經地說:“有啊。”

裴欒來了興趣:“誰啊?”

“陸景盛啊。”阮舒回憶了一番,“也不是,他冇說過可愛不可愛的,但我能感受得到,在他眼裡,我肯定是個很無趣的人吧。”

裴欒把酒杯放在桌子上,認真看向阮舒:“你還在想著他嗎?”

阮舒沉默著冇說話。

裴欒也不管破冇破梗了,認真看向阮舒,開口道:“小舒,雖然你之前拒絕過我,但我對你一直都是很認真的,如果不認真,我也不會喜歡你喜歡了這麼多年。”

阮舒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之前一直把我當成家人一般的存在,一時之間也很難扭轉對我的印象。”裴欒一字一句地說:“但我可以陪你慢慢來,你先把我當成一個正在追求你的男人,好好去考慮一下可以嗎?”

他不想給阮舒壓力,故意用一種打趣的方式說道:“最起碼,給我一個機會。”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