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你一直不肯接觸其他人,不讓彆人走進你的心,那你又怎麼能把那個人徹底忘掉呢?”

裴欒的這句話,讓阮舒成功抬起頭。

裴欒的話也有道理。

遺忘一段感情的最好方式,就是重新開始一段新感情。

她現在還年輕,三十歲都不到,難道因為受過一次情傷,就要徹底封閉自己的內心嗎?

陸景盛騙了她三年,難道還想騙走她的一輩子?

她守了三年活寡還不夠,下半輩子也要為陸景盛守身如玉不成?

憑什麼?陸景盛何德何能!

她的神情若有所思,似乎被裴欒的話所打動。

裴欒察覺到她的動搖,心中一喜,繼續努力道:“你身邊很難再出現一個,像我這樣這麼瞭解你,又願意一直把你捧在掌心的男人了。”

“小舒。”他伸手放在阮舒的手背上,深情地望著她,“我可以跟你保證,如果你和我在一起,我必然會用自己的命來疼你,不會讓你受任何委屈。”

“你發的訊息,我永遠秒回。”

“你做的飯菜,我都會捧場。”

“你的每一次成功和進步,我都不會缺席。你的每一次挫折和難過,我都會陪伴在側。”

“我會給你全部的支援,你可以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事,可以無所顧忌地做你自己,不用擔心我會背叛你,也不用擔心我會讓人為難。”

裴欒一字一句說著,每個字都發自內心,語氣是說不出的誠摯。

阮舒看著這麼認真的裴欒,有點意動。

因為裴欒說的話實在是太好了,正常人都不會不被感動。

可是……

阮舒還是說:“我現在不能答應你。”

裴欒眼眸裡的光亮瞬間黯淡。

阮舒看著他突然變失落的模樣,心想裴欒對她確實很真心。

她隨便一句話就能左右他的情緒,這可不是什麼人都能辦得到的。

在裴欒身上,她彷彿看到了當初那個求而不得的自己,忍不住就有點心軟,想對他稍微好一點。

“因為我現在才離婚不久,我對陸景盛的愛也冇有徹底消失。要我帶著這樣的心情和你在一起,我會覺得很不安。”

裴欒猛地抬起頭,看向阮舒:“沒關係!”

他喜不自勝,直接靠近了她,“剛剛我冇有理解錯你的意思吧?”

阮舒看了他一眼,還冇有說話。

裴欒就無法控製住激動的心情,直接把阮舒給抱進了懷裡。

“沒關係,我知道你現在還很難徹底忘記陸景盛,我不在乎。”裴欒說,“隻要你願意給我一個機會,我就很高興了。”

最起碼,不是直接被判死刑。

最起碼,他還有機會能夠守在她的身邊。

阮舒被他抱著,一時之間不知道該不該推開他。

“你先冷靜點,我冇說要答應你。”

“但你已經在考慮要和我在一起的可能性了吧?哪怕是試試也沒關係。”

阮舒無奈,想把人推開,裴欒卻把人死死抱緊。

與此同時。

因為裴湘菱被送出國了,陸母覺得帶壞陸雪容的人已經離開。

逼著陸景盛把陸雪容給接了回來。

陸雪容一回家,就徹底放飛自我,當天就約了姐妹出來見麵順便吐槽她哥和裴湘菱的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