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雪容剛下車,就被朋友提醒往街對麵看。

“快看,那不是裴二少嗎?”

“真的是他!在門口看到他的車了!他抱著的那個女人是誰?”

“聽說裴二少今天花大手筆包下了吉諾餐廳,打算跟他的白月光表白。”

“真的假的,裴二少那個遊戲人間的花花公子,居然也有白月光嗎?”

“當然有了!據說當初就是因為白月光嫁人了,他才因為太過傷心才留戀花叢的。最近他的白月光又離婚了,恢複單身之後,裴二少可不得行動起來嗎?”

“難怪最近都冇怎麼在酒吧夜店看到裴二少了。”

“這是為了一棵樹放棄整片森林啊。”

“裴二少的白月光到底是誰,看這擁抱的架勢,是被搞定了嗎?”

身邊朋友們各種八卦的聲音傳來。

陸雪容心裡卻是一個激靈,突然意識到裴欒的那個所謂“白月光”是誰了。

她驀然甩開朋友的手,冷冷說了一句:“我有點事,你們先進去,我馬上就來。”

朋友們不明所以,但看陸雪容的表情這麼嚴肅,也不好說什麼。

“那你快點來啊,不要放我們鴿子。”

“知道了。”

陸雪容不耐煩地把朋友們打發走,自己穿過大街,走到了對麵,基諾餐廳的外麵。

季諾餐廳的玻璃窗很大,從外麵可以看到裡麵的佈置。

鮮花、紅酒、燭光晚餐,還有鋼琴和蛋糕,妥妥的表白現場。

再看那個被裴欒抱住的女人,雖然隻有一個側臉,陸雪容也成功認出來,那人果然就是害裴湘菱出國的罪魁禍首——阮舒。

陸雪容冷笑出聲,虧她哥還在那邊為怎麼去跟阮舒道歉求原諒發愁,阮舒轉眼就和裴湘菱的哥哥出來約會,也不知道是想報複誰。

她想也冇想,就拿出手機拍下了兩人抱在一起的畫麵。

然後把照片傳給了陸景盛。

還故意留言刺激他:“聽說裴欒今天包下一家餐廳,特意去跟他心中的白月光表白,還表白成功,他們正式在一起了。”

發完之後,手機久久冇有收到回覆。

但陸雪容知道,陸景盛肯定收到了。

她也不在這邊礙眼,很快就離開現場去對麵找她朋友了。

看到陸景盛求而不得,她就覺得心裡痛快。

值得和朋友們通宵嗨到天亮。

……

阮舒讓裴欒抱了差不多有五分鐘。

到最後實在忍不住,直接把人大力推開了。

“占便宜也冇有你這樣的吧。”阮舒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開口:“我隻是覺得你的提議還不錯,所以之後會儘量不把你當成哥哥來看,而是一個男人去看待。至於其他的,我暫時還冇有辦法答應你。”

裴欒得到這個答案,顯然有點失望,但很快他又振作了精神。

“沒關係,一步一步來,我願意等你。”

阮舒聽完忍不住多看了裴欒幾眼:“你真的願意等?說不定我嘗試過後,還是冇辦法愛上你,你也心甘情願?”

裴欒語氣平淡:“畢竟這麼多年都過來了,我還有什麼等不了的。”

阮舒:“……”

“我已經做好了,要跟你耗一輩子的準備。”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