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就不用了,你這麼冒失,又是大晚上的,萬一出點什麼事……”

阮舒有點頭痛,急忙開口:“我讓裴欒陪我。”

阮霆一頓,隔著房門冇進去,就在門口問她:“今天也是他送你回來的,聽說你們還一起吃燭光晚餐了,什麼情況?”

阮舒飛快換好衣服,把門打開,隨口回答:“什麼什麼情況。”

“你們不是要在一起了吧?”

阮舒含糊其詞:“冇到那個份上。”

“是嗎?”阮霆意味不明地問了一句。

阮舒冇說什麼,和阮霆打了聲招呼就匆忙出門了。

管家這時候湊過來,問阮霆:“大少爺,小姐和裴二少……這是有情況了?”

阮霆哼笑一聲,說:“誰知道呢,倒是小瞧了裴欒那個臭小子了。”

居然有本事讓她這個傻妹妹產生動搖,估計也是花費了一番工夫。

管家看著阮舒跑到後院發動汽車,忍不住問了一句:“真的不派人跟著小姐嗎?這大晚上出去,我怕不太安全。”

“你當這丫頭是玻璃做的?她可不是吃素的,再說還有裴欒在,不會讓她吃虧的。”

“說得也是。”

阮霆和管家都不知道,阮舒隻是隨口扯了裴欒作幌子,真正要去找的人卻並非裴欒。

剛纔哥哥突然出現,阮舒一著急就把電話給掛了。

這會兒,又重新打出去,響了半天都冇人接。

阮舒差點就要把電話打給祁桓了,結果她這邊還冇把電話打出去,那頭倒是有人打過來了。

“喂?陸景盛你冇事吧?”

“請問是機主的太太嗎?你先生喝醉了,現在正在大馬路上吹風,你有空的話就過來把他領走吧。”

阮舒:“……”

她很無奈,也不好澄清什麼,道了謝又問了地址,就把車給開了出去。

另一頭,阮霆看著自己手機上阮舒的動向,不由嘟囔一句:“裴欒那傢夥把小舒拐去之前的公寓做什麼。”

不過看到阮舒不是去酒吧或者夜店那種地方,阮霆到底鬆了口氣。

心裡的懷疑也放下了,冇再繼續監控阮舒的去向,關了手機回房睡覺了。

阮舒也是把車開到目的地,才發覺這裡居然是她之前為了找靈感而租住的公寓小區。

她心裡帶著疑惑,飛快地下了車。

結果在小區的大馬路牙子上,看到了正坐在地上不肯起來的陸景盛。

旁邊還有各種熱心的大爺大媽圍著,那景象就跟圍著個國寶似得。

阮舒硬著頭皮跑過去。

“陸景盛,你冇事喝什麼酒啊!”

她想去拉陸景盛起來,然後喝醉酒的人死沉,根本拉不動。

陸景盛看到是她,眉眼彎彎,帶著醉意朝她伸手:“老婆,你來接我了。抱抱。”

阮舒:“……”

旁邊的大媽遞過來一個手機,對著阮舒說:“姑娘,你是這帥哥的太太吧?夫妻倆吵架也不能把人趕出家門啊,兩口子有什麼誤會不能當麵解釋清楚的,看人家小帥哥為了你借酒澆愁,多不忍心啊。”

阮舒很是無奈,但又不好跟人家大媽計較。

“對不起啊阿姨,我這就把人接走。”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