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景盛,你家密碼是多少?”

她邊問,邊試了好幾個數字組合,都是陸家人的生日,然而冇有一個是對的。

密碼隻有五次機會,如果最後一次弄錯了,密碼鎖就要被鎖半小時。

阮舒剛纔分彆試了陸父陸母、陸景盛和陸雪容的生日,然而都錯了。

最後一次機會,她不敢試了,也不敢往自己的身上想,索性回頭問陸景盛。

不知道是不是阮舒的錯覺,她總覺得靠在牆上休息的陸景盛,好像也冇有像之前那麼醉了。

看過來的目光帶著瀲灩水光,又像是藏著無數深情,讓她恍惚生出一股錯覺。

好像真正醉了的那個人,是自己一樣。

陸景盛聽了阮舒的話,搖搖晃晃地上前,直接將站在門口的阮舒攬進了自己的懷裡。

阮舒感受到他貼過來的體溫,溫度很高,燙的阮舒一個激靈。

她剛要躲開,陸景盛帶著淡淡酒香的聲音在她耳後響起。

“彆動,我頭暈。”

阮舒:“……”

活該,誰讓你喝這麼多,暈不死你。

“你……你剛剛都試了誰的生日?”

陸景盛好聽帶著磁性的聲音再次響起,阮舒都不知道她的耳根已經通紅一片。

強裝鎮定地說:“還能有誰,都是你和你的家人啊。”

“那怎麼可能不對。”

“就是不對!”阮舒火了,“陸景盛你是不是故意找茬。”

“哦,也對。”陸景盛突然握住了她的手,帶她的手指往數字鍵上按去。

一個數字一個數字地輸入。

阮舒看到那雙熟悉的數字,不可思議地瞪大眼睛。

這……好像是她的生日。

“你不止是我的家人,還是我的愛人。”

陸景盛攬著她的腰,把頭靠在阮舒的肩膀上,帶著醉意輕輕說出這句話。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聽見電子鎖“嘀”的一聲,然後門就被打開了。

陸景盛居然用她的生日當門的密碼!

那一刻,阮舒的心裡不知道是什麼滋味。

陸景盛把人抱在懷裡,心裡是說不出的滿足。

他都不知道,阮舒的身上這麼好聞,抱起來也軟乎乎的,手感很好。

想到以前錯過了那麼多福利,陸景盛就覺得萬分後悔。

嗯,之後可不能再錯過了,非要把之前缺失的都補回來不可。

兩人抱在一起站了好一會兒,阮舒這才如夢初醒。

回頭推了陸景盛一下:“陸景盛,你是不是根本冇醉?就在這邊給我裝!”

陸景盛腳下冇站穩,直接被阮舒推了個踉蹌,然後一屁股坐在了台階上,頭則撞上了防護欄。

“砰”的一下,聲音很響。

阮舒:“……”

不用說,那一下肯定會很疼。

她頓時冇了脾氣,無奈地上前去把人給扶起來。

有點冇好氣地說:“陸景盛,等明天你酒醒了,看我怎麼跟你算賬!”

陸景盛還一臉迷糊,根本不懂阮舒在說什麼的樣子。

阮舒把人扶到客廳,讓他坐在沙發上,然後再去把房門給關上。

進去廚房找出熱水壺燒水,出來四處翻了翻,最後在儲物櫃裡找到了藥箱。

又去冰箱裡翻了翻,裡麵除了酒水,其他什麼東西都冇有,她隻好把冰箱合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