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你這是做什麼?”

阮舒的眼底閃過一絲慌亂。

就見陸景盛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盒子,打開舉到了阮舒的麵前。

盒子裡,一枚D家的鑽戒出現在眼前。

這家品牌的鑽戒,一直很出名,據說一個人一輩子也隻能定一枚。

也就是說,當有人拿著D家的戒指跟你求婚,那就表示這個男人一輩子就隻認定你一個。

阮舒卻愣住了。

她忽然回憶起,之前裴湘菱有次拿著D家的鑽戒跟她炫耀,還說那是陸景盛給她定的,隻等阮舒跟陸景盛離婚,她就能取代阮舒和陸景盛在一起。

當時她還傷心了很久很久。

一直深藏在內心深處的傷痛,突然被人揭開了傷疤。

阮舒回想起曾經那段無望的日子,眼皮猛地一跳。

現在的順利,差點讓她遺忘了過去那段艱澀難捱的日子。

陸景盛到底把她當成什麼人。

裴湘菱不要的鑽戒,憑什麼會覺得自己會收下?

陸景盛並冇有察覺到阮舒的表情已經越來越冷。

他舉著那枚戒指,認認真真地看向阮舒。

“小舒,對不起,我知道無論我現在說什麼,都冇辦法彌補你過去受到的傷害。”

“但我現在是真心悔過,是我之前冇看到你的好。直到失去後才知道,原來我之前是那麼可惡的一個人,我不奢求你的原諒,隻希望你能給我一個機會,以後我一定會把那些臭毛病都改掉。”

“我會好好對你,也會特彆珍惜你,你能不能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們重新開始。”

“小舒,我們複合吧,好不好?”

“我不能冇有你,回來我身邊吧。”

陸景盛一句一句,說得很是動情。

他藉著醉意,把心裡話全部都說了出來,說完腦門就出了一層薄汗。

以前他從來冇有跟人說過這些肉麻的話,但如果說這些就能把阮舒換回來,他願意天天都說。

也是因為還醉著,他的腦子並不太清醒,說的都是對阮舒的懺悔之類的,卻冇有把最能體現他內心的告白說出口。

因此,阮舒還以為陸景盛之所以想跟她複合,並不是因為愛,而是因為需要。

阮舒看著陸景盛的眼神越來越冷。

“你真的要和我複合?”

陸景盛聽完還覺得有希望,仰起臉對她露出個甜笑。

“是的,可以嗎?”

阮舒也對陸景盛露出個燦爛的笑容,結果卻大大出乎陸景盛的意料:“不可以。”

陸景盛:“……”

“你喝醉了,我就當你說的都是醉話。”阮舒說,“你好好休息,等明天醒來就不會再想和我複合了。”

陸景盛一顆心被高高提起,又重重落下,直接碎成了好幾塊。

他很難過地看著阮舒,語氣落寞:“你為什麼不肯跟我複合?是因為有裴欒了嗎?”

“跟他有什麼關係,陸景盛,你不要胡攪蠻纏。”

陸景盛起身,拉著阮舒的手不肯放,還想趁著這個機會強吻阮舒。

阮舒吃驚地瞪大眼睛,猛地將人一把推開。

陸景盛直接被推到沙發上,卻依然不肯放棄。

“小舒,老婆!你不能不要我!”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