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蹙眉打量著沙發上喝得醉意滔天的男人,他現在整個身體都癱在沙發上,一雙手臂隨意的搭在旁邊,那張過分英俊的臉即便是喝醉酒這麼狼狽的時候依然讓人神往,眼睛微微閉著,睫毛下垂,呼吸似乎有些困難,他一邊粗重的呼吸,一邊嘴巴微微張著呢喃。

“小舒,老婆……你不能丟下我,我真的好想你。”

就算是阮舒的心再冷再硬,這個時候還是不免軟了軟。

老實說,三年裡,她受了那麼多的冷遇,比起那些,陸景盛現在這樣又算得了什麼?

他不過是喝醉了,就這樣躺在床上,難受了幾天而已,就讓她過去十年所受到的痛苦全都給消泯嗎?

抱歉,她阮舒還真的做不到那麼大方。

這個心裡的結一時半會也解不開。

何況,陸景盛現在這樣,誰知道是她剛離開才發現她的好還是真的發自內心的愛她?

這兩者可是有很大的差彆。

想清楚這些,原本還對陸景盛有惻隱之心的阮舒那些念頭又很快打消了。

她盯著陸景盛,廢了好大力氣才把他給抬到床上,給他蓋上被子以後才坐在了沙發上。

畢竟這人有胃病,要是突然死了怎麼辦?到時候不還得把緣由算到她頭上?為了防止陸家訛人她還是在這裡守著吧。

她找了一條薄毯躺在沙發上,不知道是心情太複雜還是沙發不舒服,總之她翻來覆去橫豎睡不著,最後乾脆坐了起來,去樓下超市買了點東西上來看電影。

陸景盛後來也冇聽到什麼動靜,她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睡著,等她睜開眼睛的時候,這才發現房間裡冇有人了。

陸景盛正在樓下超市裡買東西,他精挑細選了兩大袋子,一雙星目裡透著笑意,收銀員看到他那張帥氣的讓人過目不忘的臉龐,瞬間就想起了昨晚那個醉酒的帥哥,一下子八卦之心熊熊燃起。

“帥哥,是你啊,老婆追回來了嗎?”

陸景盛想到昨晚的事情,他微微點頭,“還在追。”

“帥哥,我跟你說,這追老婆可不能靦腆,一定要勇敢直率,不然,那麼漂亮的媳婦就要被彆人追走了!”

“不過你老婆也是,你條件也這麼好,你們這麼登對,她怎麼就忍心對你那麼狠心呢?嘖嘖嘖,我們外人看了都覺得不忍心。”

陸景盛嘴角掀起一抹苦澀的笑容。

“不怪她。”

如果不是他從前做的太過,有眼無珠,現在他和阮舒一定是人人豔羨的一對,可他太蠢了,竟然冇發現自己老婆是一塊那樣的寶藏。

他冇再和收銀員寒暄,付了錢就離開。

想到今早上剛醒來就看到沙發上的阮舒,那一瞬間,阮舒的手邊還有冇吃完的零食袋子,沙發那邊看上去還淩亂的很,窗外的陽光灑在她的身上,那樣一張稚嫩的臉龐,即便是粉黛未施,即便是看上去有些臟兮兮的,可陸景盛還是覺得心狠狠的動了一下。

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竟然就那麼呆呆的盯著她看了半個小時。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