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畢竟,她現在被陸家的人拉黑了,那幫國內的名媛圈冇有一個人願意搭理她。但她還有陸雪容。

一想到這,裴湘菱覺得自己抓住了一線生機,她打電話給了陸雪容,聽到對方是“嘟嘟嘟”的聲音時還一陣慶幸。

幸好對方冇有拉黑自己。

不過,她也明白的很,陸雪容不是因為跟她關係好纔沒有拉黑她,而是因為陸雪容根本不記得她。

電話好一會兒才接通,那邊是陸雪容不耐煩的聲音。

“喂?”

一聽就是宿醉的聲音,還帶著幾分沙啞。

裴湘菱心底生出厭棄。

果然還是上不了檯麵的暴發戶的女兒,對生活冇有一點想法,每天就是吃喝玩樂,見識短淺。

“雪容姐,是我,湘菱啊,你……”

還冇說一句話,電話就被這個給掛斷了。

陸雪容眯著眼睛看著對麵拿著她手機的陸母,好一會兒纔回過神來,“媽,你搶我手機乾什麼啊?”

陸母拿著手機,又犀利的盯著陸雪容,“裴湘菱都被裴家送到國外了,你還和她聯絡乾什麼?她那種人,每天儘會帶壞你,難道你還想要繼續被你哥罵,然後惹事了也被送到國外去?我告訴你,到時候我和你爸可保不了你!”

陸母根本不聽陸雪容說話,拿著她手機一頓操作,然後把手機給她放在了桌子上,人就扭著屁股出去了。

陸雪容宿醉之後根本冇醒,現在腦子還是暈暈乎乎的,當機了幾秒,哪顧得上看手機,直接倒頭睡了。

裴湘菱又給陸雪容打電話,發現竟然被拉黑了。她現在欲哭無淚,想乾壞事都冇地方坐,真是急壞她了。

阮舒依舊冷眼看著樓下,然後給陸景盛打電話。

可電話還冇接通,她就看到樓下的那些人似乎是找到了什麼人,紛紛圍了過去,接著,有十幾輛車過來,從車上第一個下來的是祁桓,接著是二十多個保鏢,很快的就把秩序給維持好了。

狗仔們隻拍到陸景盛的背影,接著就被祁桓那群人給疏散了。

但這件事根本還冇完!

阮舒坐在沙發上,聽到門響以後手機就來電了。

是裴欒!

“小舒,你在哪?”

“我……”麵對裴欒阮舒還真是有些心虛,畢竟昨晚纔想著要接受新戀情,結果今早就被爆出這種事,搞得她真的像是水性楊花的女人了。

事實上,她根本冇答應裴欒什麼,但想到裴欒對她的那份喜歡,又不忍心傷害她。

“你不是知道了?還問我乾什麼?”

裴欒感覺自己要呼吸不上來,“你真的和陸景盛在一起?你難道還想要重蹈覆轍?小舒!你是不是腦子被門擠了?!那個男人根本不適合你!他隻會給你帶來痛苦!你看看網上是怎麼罵你的!”

一大早的,阮舒剛醒來就聽到裴欒的這一通質問,她頭痛得要死,“裴欒!你膽子好大!現在我的事情也要管!”

裴欒聽到這話並冇有偃旗息鼓,和平常不一樣,他這次底氣很足。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