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遲來的深情比草賤,三年的時間,他難道就憑著這些舉動就把她給打動嗎?那她是不是也太草率了?

“哥,好哥哥,我知道你是在擔心我,但我發誓,我絕對不會走回頭路的!我不會和他和好的,我也會永遠記住他當初是怎麼對我的!”

阮霆這才鬆了一口氣,他摸著阮舒柔軟的頭髮,“好了,有什麼事就和哥說,哥哥永遠都是為你好的。”

阮舒撒嬌,“我知道了,哥,你最好了,你是最疼阮舒的人。”

不管怎麼樣,阮霆都不會傷害她,即便是這個世界上所有人都與她為敵,這個哥哥也會站在她身旁為她遮風擋雨。

她知道的,家人永遠都是為她好的。

陸景盛剛回去陸氏,祁桓就跟上進了辦公室,一張臉看上去有些嚴肅,他雙手背在了身後,“陸總,熱搜的事情我已經找公關給頂下去了,隻不過……”

如果是之前,他肯定不會管阮舒如何,可自從知道了陸總有多在乎阮舒以後,他就明白阮舒的重要性,不能輕怠她。

陸景盛一雙冷眸盯了過來,無比銳利,早就知道事情的後果是什麼樣,“阮舒的口碑在下滑,是不是?”

祁桓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

“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會發聲明告訴所有人,是我要把阮舒追回來,一切都跟阮舒無關。”

這句話在祁桓的耳邊響了很多遍,他隻覺得好像身處夢境,好一會兒纔想要製止陸景盛。

“陸總,這樣的話對您可能會有風險。”

那樣的話,議論不久引到了陸總的身上,而且,對陸氏也是不利的。

對於公司不利的事情,他這個做助理的自然要全力阻止。

“不用再說了,我已經決定了,我會馬上發聲明,你們隻要配合我就好。”

祁桓明白,自從陸總認定了自己的心以後,凡是跟阮舒有關的,他全部都會站在阮舒那邊,毫不猶豫,非常果斷。

他知道自己再說什麼都是徒勞,乾脆出去了。

剛出去,就碰上了時嵐。

時嵐見祁桓的臉色嚴峻,又是從陸景盛的辦公室裡出來,忍不住過去追問,“怎麼了?陸哥又給你下什麼難完成的任務了?”

祁桓歎了一口氣,一把把時嵐放在他肩上的手給拿下,麵無表情的勾了勾唇角,“你一會兒就知道了。”

時嵐盯著祁桓的背影,一下子氣得說不出話來,看看陸景盛的辦公室的門,又朝著祁桓的背影看了看。

合著現在是排擠他呢,什麼都不讓他知道?

他立刻守著陸景盛的主頁,想要看看一會兒究竟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因為有特彆推送,陸景盛發weibo的第一時間時嵐就點進去了,看到下麵炸鍋的評論他的腦袋也有一瞬間的短路。

在終於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的時候,時嵐不可思議又感到佩服的朝著陸景盛的辦公室的方向看去。

可以啊,陸哥!

勇氣可嘉!

就在剛纔,陸景盛在全網官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