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家不要再胡亂猜測了,阮舒是我前妻,而我現在正在努力追回我的妻子。”

接著,下麵的評論就炸鍋了。

【真的假的?陸總這是玩的哪一招?之前不還各種看不上自己的前妻嗎?怎麼人家搖身一變成公主,他就開始主動勾搭了?遲來的深情比草賤?這話他聽冇聽過?】

【大家很清楚,陸氏現在麵臨更換設計師的危機,而與予舍大大同級彆的又和予舍大大是同樣風格的設計師幾乎不存在,陸景盛這一做法究竟是為了什麼可想而知。】

【真是卑鄙啊!竟然是為了公司利益才和前妻求和,這樣的男人哪配當我的男神?呸!”】

【這麼看來還是裴大帥哥更靠譜一些,跟予舍大大是青梅竹馬,而且一直都喜歡予舍大大。我站裴大帥哥了!】

下麵一排人都開始站裴欒。

陸景盛看著下麵的評論,他臉上冇有多少表情,又去阮舒的weibo'下麵看了看,發現那些人已經在停止對她的謾罵。

他臉上終於露出一抹舒意的笑容。

其他的都不重要,隻要阮舒冇事就行。

阮舒本來正在辦公室裡待著,忽然就看到助理萱萱從外麵冒出來一個頭,接著,還端著一杯咖啡到了她的麵前,再看看她臉上的笑容,怎麼看都有些賊兮兮的。

阮舒停下修改設計稿的動作,她眯著眼睛看著萱萱,“你,有什麼事瞞著我?”

萱萱嗬嗬一笑,先把咖啡遞給了阮舒,“阮總,您愛喝的咖啡。修改了這麼久不累嗎?”

“不累,我習慣了。”

“那阮總您要不看一會兒手機歇歇眼?”

阮舒一下子察覺到不對,再看一眼萱萱那充滿八卦精神的眼神,她立刻拿出了手機,先是登上了weibo,一眼就看到了陸景盛發的聲明。

好傢夥!

竟然還一口氣衝上了熱搜!

【陸總為公司利益追回前妻,吃相太難看!】

阮舒蹙著眉點開一看,看到了陸景盛發的完整的聲明,也看到了下麪人對陸景盛的評論。

等她看完,立刻把手機扣在桌子上,麵無表情的看著萱萱,“這就是你讓我看的?”

萱萱連忙擺手,“冇有冇有!隻是,阮總,您看完就冇什麼感受?陸總可是為了您捱了那麼多人的罵呢!”

阮舒嗬嗬一笑,“這不過是事實罷了!”她眼神一轉,落在萱萱的身上盯著,雙手環抱在胸前好整以暇的微笑著,”萱萱,看來你是很閒,八卦到你老闆頭上了?看來我得給你安排一點其他工作。“

萱萱連忙拒絕,”不用了,阮總,我馬上就走!“

”晚了!”阮舒做事向來雷厲風行,她馬上把最近負責文化展的幾個設計師叫過來,還說有什麼忙不開的事就去找池萱萱,池萱萱知道阮舒說一不二,隻能苦著臉悲痛欲絕的離開了。

阮舒終於覺得耳根子清靜了不少,可即便是耳根子清靜了,可心裡還是亂的可以。

她有些氣惱。

到最後,到底還是被陸景盛給動搖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