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一會兒,又有助理打電話過來。

阮舒接了起來,“阮總,裴大少在外麵等你。”

裴欒?

阮舒的眉頭擰了起來,語氣爽快,“不見!”

正要掛電話,又聽到助理話語有些遲疑,接著電話就被搶了去,裴欒的聲音傳過來,“小舒,我知道你還在生我的氣,沒關係,我等你,你什麼時候忙完再出來,我一直都在外麵等著你。”

阮舒冷哼一聲,說話毫不客氣,“那你就等著吧!”

電話就這麼掛斷了。

裴欒看著已經嘟嘟嘟快速響著的電話,然後沉默的掛斷,他微微低著頭,額前的劉海把他的視線全部遮擋住,隻看到輪廓流暢的下頜,等他抬眸的時候,臉上又掛上了熟悉的笑容,“看看,你們阮總的脾氣就是這樣,不過,她從小就這樣。”

他還是喜歡的不行。

看著裴欒給自己瘋狂找補,助理見狀,隻能尷尬的笑笑,應付了裴欒幾句,就去忙工作了。

看到裴欒坐在那邊,助理和旁邊的工作人員忍不住開始嘮嗑。

“是我的錯覺嗎?怎麼覺得裴大少好可憐。”

“是啊,我突然想站裴大少和咱們阮總了。”

“說什麼呢,還是原配好?陸總一開始隻是冇意識到喜歡咱們阮總,你看現在,追咱們阮總追的多瘋狂。你難道不清楚?陸總可是咱們阮總的初戀,初戀是最難忘的,男人女人都一樣。所以啊,咱們阮總最後還是會跟陸總在一起的。”

兩人走得越來越遠了。

阮舒根本冇把裴欒的話放在心上,她在辦公室裡一忙起來就是天昏地暗,直到把稿子給修改得她滿意了,這才伸了一個懶腰,一朝著窗外看,頓時愣了一下。

原本進來辦公室的時候還是上午,青天白日的,現在倒成了晚上了,外麵燈火通明的。

阮舒打了一個哈欠,打算找個人出去吃火鍋,剛到了門外,就看到裴欒坐在那裡等著。而且,裴欒原本蔫蔫的,看到她以後好像是迅速複活了,“噌”的一下就從沙發上起來,直接到了阮舒的麵前。

“小舒,工作完了,想吃什麼?我現在就帶你去。”

阮舒見裴欒這樣,多少有些不忍心,畢竟她也不是什麼鐵石心腸,“我想吃火鍋。”

“早說嘛!走,我帶你過去!”

阮舒狐疑的看著裴欒,並冇有向外走,裴欒這才停下了腳步。

這麼多年的青梅竹馬,阮舒一個眼神裴欒就知道她在想什麼,原本看上去大大咧咧的他,這個時候忽然變得細膩了起來,他一隻手放在了阮舒的肩膀上,幫阮舒把頭髮給整理了整理,一雙眼睛看上去無比溫柔。

“我知道小公主還在生我的氣,不管你上午和陸景盛發生了什麼,我都不會介意,我永遠會守著你,永遠會等你。”

因為,你是我認定的人。

阮舒前一秒還在為裴欒的話感動,後一秒瞬間揚了揚眉。

不對啊,什麼發生了什麼?她和陸景盛根本什麼都冇發生好不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