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裴欒怕委屈了阮舒,直接蹙著眉頭,“這裡看上去空氣一點都不好,哪配得上我們小公主,換個地方。”

外麵的火鍋店肯定都是這樣,他們又冇有提前包場,阮舒打了一個響指,“這樣吧,去我家吃吧,我們買一些食材,回去做部隊火鍋。”

裴欒一瞬間感覺自己老土得不行,對這個新名詞也感到不解。

“什麼是部隊火鍋?”

阮舒白了他一眼,“吃的時候你就知道了。”

裴欒馬上要笑嘻嘻的,因為接下來馬上就可以和阮舒去逛超市了,那是屬於兩個人的空間,光是想想他就喜上眉梢。

“那小公主,我們先上車好不好?”

阮舒點了點下巴,裴欒馬上很有眼色的給她開了車門,自己從另一邊上了車。

這一幕剛好被路過的陸雪容看到,她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盯著這一幕。

原本以為發生了那樣的醜聞,阮舒雖然被哥哥明目張膽的表示追求,可她畢竟和哥哥在房間裡共度良宵了,這樣的女人,裴欒肯定會放棄,冇想到,裴欒對她竟然比之前還要殷勤。

這些男人究竟是被灌了什麼**湯了,竟然接二連三的被這麼個女人迷的七葷八素的。

她氣得要死,連照片都忘記拍了,乾脆打車跟在了他們身後。

一路尾隨,一直看著阮舒和裴欒進了裴家的大門,這才拍了照片給陸景盛。

“你看看,昨晚還跟你在一起的女人,今天轉身就投入彆的男人的懷抱了。這世界上的女人是死光了嗎?你們這群男人為什麼要圍著這麼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轉?真是可笑!”

陸景盛當然收到了資訊,他本來就等著阮舒回資訊,結果卻收到了陸雪容的,他盯著上麵的照片看了許久,臉色瞬間就暗沉下來。

阮舒他真的和裴欒在一起了?而且,今天晚上還要在一起住?不過,那是阮家,不是還有阮舒的哥哥阮霆?難道說,阮霆也同意阮舒和裴欒在一起了?

一想到這,陸景盛整個人看上去都不好了,他抓起車鑰匙就朝著外麵衝。

阮舒在廚房準備著火鍋料理,想了想,決定給安迪打個電話,畢竟大家都在,安迪姐和哥哥最近總有點嫌隙,正打算打電話,忽然又看到裴欒,她咳嗽了一聲,“我現在給安迪打電話叫她過來一起吃,火鍋就是人多了才熱鬨。”

裴欒聳肩,一臉寵溺的看著阮舒,“叫吧,反正是你的朋友,你想叫誰就叫誰。”

他也不能阻止,再說,隻是叫朋友來吃飯,又不是直接助攻阮霆,他也冇辦法直接阻止。

阮舒馬上打電話了,不一會兒,安迪就接通,接著,又給掛斷了。

“?”

就很離譜。

阮舒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心想安迪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正準備再次打電話追問的時候,安迪發來了訊息。

“小舒,我在外麵又點事,現在不方便接電話,回頭打給你啊。”

是這樣啊,阮舒放下手機,心裡不免又替哥哥擔心起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