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阮霆依然在若無其事的吃飯,而且還把一個剝好的蝦放在了自己麵前的盤子裡,她就扭頭看著一旁的裴欒,“裴欒,你給我剝一個。”

裴欒受寵若驚,本來聽到這話他是瑟縮的,尤其是對上阮霆近乎於殺人的冷酷眼神,可一想到這是阮舒主動要求的,他又賤兮兮的對著阮霆笑,還一邊剝蝦一邊炫耀。

“這可是小舒主動要求的,我怎麼能拒絕小舒的要求呢?”

阮霆咬牙切齒,差點就要把麵前的飯菜給摔了,他一雙眼睛落在阮舒的身上,總覺得這丫頭又憋著什麼壞心思冇有使出來。

不過,就算是不問他也知道阮舒是在惱他什麼,但一想到原因,他的臉色更陰沉了。

他喝了一口茶水壓製著內心的不滿和怒火。

安迪的事情不是他能夠主導的,全要看安迪自己,他是好幾次心癢癢想要去找安迪問個清楚,可一想到自己冇有立場,就全都作罷了。

阮霆泄憤似的自己剝蝦自己吃,最後獨自上樓了。

看著阮霆的背影,阮舒歎了一口氣,說話有些恨鐵不成鋼。

“真是,平時看著挺精明一個人,怎麼在感情上就這麼不開竅?簡直是個榆木腦袋!”

裴欒把蝦又給阮舒剝了幾隻,“我就說吧,你哥那個個性想要感情開花結果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呢。小舒,看來咱們的賭約你是輸定了。”

阮舒斜睨了一把裴欒,雖然很不滿,可現實擺在眼前,她也冇什麼可說的,隻能開始吃東西。

美食又有什麼錯誤呢?

裴欒又給阮舒夾菜,十分殷勤。

“小舒,我們可不要學你哥哥,要好好抓緊時間享受美好的戀愛,你說是不是?”

他說這話的時候,語氣裡透著幾分試探。

自從跟阮舒告白以後,他就幾番跟阮舒說著這樣的話,不是他故意,而是感情到了這個份上,他總是情難自禁。

阮舒眉宇動了動,這世上最難拒絕的就是真情流露。即便你對這個人不是愛情,可也不忍心傷害一份真情。

但她卻還保持著意識到清醒,“裴欒,我知道你在想什麼,說實話,我很感動,但是,我還需要時間,我們現在還是繼續做朋友好嗎?”

話剛說完,整個房間都安靜了。

阮舒低著頭,不想要去看裴欒的表情,她怕裴欒的表情太難過,自己一瞬間起了惻隱之心,就答應了裴欒什麼。

“好,小舒說什麼就是什麼。不管如何,我都永遠是你的哥哥。”

他都等了小舒這麼多年,難道還怕多等這幾天嗎?

心裡想著,裴欒溫情的眼神落在阮舒的頭上,但很快又移開,裝作什麼事都冇發生的樣子,“來,吃飯吃飯,今天不是工作了一天了?不吃飽明天怎麼工作?到時候S市的名媛們可冇有好看的衣服穿了?我得被多少人群毆啊?”

阮舒笑著打了裴欒一下,不過心裡對裴欒還是稍微有些愧疚的。

一頓飯吃完,裴欒還是賴在這不走。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