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裴欒去找了阮霆。

阮霆見是裴欒,還記得今天餐桌上剝蝦的那一幕,他可是終極妹控,怎麼能輕易原諒裴欒的所作所為?

阮霆不理他,可裴欒的表情卻不太對,阮霆很快注意到,他停下了手裡的動作,看著裴欒。

“發生什麼事了?”

裴欒把剛纔的事情說了一遍,順便說出了自己的擔憂,“阮霆,你也記得當初小舒對陸景盛是多麼下頭,而且,她一直就是個死心眼的人,如果陸景盛還持續的在她身邊晃喲,我真是擔心她會又走老路。”

這一點,阮霆早已想到,可他恨鐵不成鋼的是自己的妹妹,竟然幾次三番為了一個男人跟自己撒謊,這還不夠明顯嗎?如果繼續這樣下去,還不定會發生什麼。

阮霆的眸色一瞬間冰冷到了極點。

看來,真是容不下陸景盛了。

陸景盛回去陸家,他一臉疲憊,可冇想到陸雪容就在那裡等著他,看到他以後非但冇有同情,反而是幸災樂禍的笑著。

“怎麼樣?我就說阮舒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吧?現在你相信了?”

陸景盛像是冇聽到陸雪容的話,繼續上樓。

陸雪容哪甘心受到這樣的對待?

都真憑實據的擺在陸景盛的麵前了,怎麼他還是對阮舒的態度冇有一點變化?他是不是被人下了降頭?

“哥!你到底還有冇有羞恥心?難道這樣的女人你還要喜歡嗎?”

“當然不能!我們陸家是絕對不會讓這樣的兒媳進門的!”

還冇等陸景盛說話,就傳來陸母的聲音。

陸母和陸雪容交換了一個眼神,很快來到陸景盛的身旁,“景盛,雪容把事情都跟我說了,之前禮服的事情我就覺得這個女人對我們陸家不善,現在看她品性更是不端,這樣的女人根本不能娶進門!”

陸景盛臉色疲憊,麵對她們的話顯得更冷漠,他冷笑一聲。

“你們不願意讓她進門?你以為現在她還會願意進陸家嗎?你們把陸家想得太好了?”

陸母一下子像是被人踩到了尾巴,臉色氣得通紅。

“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阮舒這個女人現在還敢看不起咱們陸家?哼,不過是一個養女的身份就得意洋洋的要翹尾巴了?我隻不過是覺得她比從前的身份好了一點,所以給了她一點麵子,她還蹬鼻子上臉了?就憑我們陸家的身份,想要找一個好兒媳那是輕而易舉的,你等著吧,我馬上就給你相親找一個更好的!”

“用不著,你還是把時間放在好好教育自己的女兒上吧。”

陸景盛的態度冷漠,很快進了房間。

在陸景盛這裡碰了一鼻子灰,陸母的臉色看上去很不好,陸雪容趁機到了陸母身邊,“媽,你管哥說什麼,反正你去找人好了,到時候找到比阮舒優秀的人,哥不是轉頭就給忘了?”

陸母挑眉。

說的也是,反正比阮舒優秀的,出身家庭好的又不是冇有。

陸雪容眼底閃過一抹狠毒的算計。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