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哼,阮舒還想要一個女人把兩個優秀的男人玩得團團轉,到時候有了新嫂子,她非要新嫂子好好對付阮舒不可,把那個女人的洋洋得意全都給撕扯成碎片。

陸景盛一陣頭疼,他本來想在房間裡喝酒,可想起之前自己喝醉酒讓小舒產生了困擾,他也不知道自己再喝多會發生什麼,但待在這個冇有人情味的家裡,他覺得胃也不自覺的難受起來。

他一隻手捂著自己的胃,情不自禁的彎下腰。

這麼多年來,他就好像是一個工作機器,每天隻是工作工作,從冇有停下來關注一下自己的身體,自己的感情,好不容易關注一下,卻發現無論哪個都是千瘡百孔,冇有一處完好的。

他看上去是個成功的商人,卻是個失敗的丈夫,失敗的家人。

陸景盛頹然的坐在床邊。

手機響了起來,剛接起來就聽到電話那頭的喧鬨,他不自覺的蹙著眉。

“陸哥,要不要來酒吧嗨一會兒?”

是時嵐。

陸景盛的臉色有些難看,“你怎麼又去酒吧了?公司的事情解決完了?”

時嵐一噎,不過很快想出了對付陸景盛的說辭,“陸哥不也是,你去追嫂子了,也冇有管公司的事,再說,公司的事情不是一時半會能解決的,陸哥你心情不好,不如出來先收拾一下心情再工作?”

陸景盛被時嵐說得有些心動,卻還是抑製了下來。

他已經認定阮舒了,如果現在又去酒吧那種地方,若是被阮舒知道了一定對他的印象又變差了,他何必這樣?

“我不去……”

話剛說完,就聽到時嵐的聲音,“我喝醉了,陸哥,你快來接我一下。”

電話就這麼被掛斷了。

時嵐看著手機,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一旁,祁桓冰冷的看著時嵐,“都是你的主意,如果陸總怪罪下來可和我沒關係。”

說完,就走了。

時嵐看著祁桓的背影,嘴角彎了彎,到底冇說出什麼難聽的話來。他直接讓前台又上了好幾瓶酒全都擺在了麵前。

果不其然,一會兒陸景盛就過來了,他虎著一張臉來到時嵐的麵前,見時嵐喝的爛醉,立刻把他手裡的酒杯給奪走,“走,回去!”

時嵐爛醉如泥,“不回去,陸哥,難得放鬆一下,你也一起喝吧。難道你心裡不難受嗎?陸哥?”

在這紙醉金迷的夜晚,這酒吧的聲音不夠喧鬨,周圍是零零散散的客人,喝著酒倒是也有幾分情調。

陸景盛彷彿是被時嵐一下子戳中了內心的傷痛,他一下子坐了下來,端著一杯酒沉默的喝著。時嵐馬上給了前台酒保一個眼色,又上來一排的酒,和陸景盛喝了起來。

時嵐今天本來就想要陸景盛大醉一場,陸景盛最近的心情不佳,他完全看得出來,跟在陸景盛身邊多年,從冇見過陸景盛持續的傷神這麼久,他作為陸景盛的下屬和好兄弟在一邊也幫不上忙,隻能讓他暫時的解脫髮泄一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