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酒喝多了,時嵐就叫人把陸景盛給弄到了一家酒店裡。

殊不知,這又被隱秘處的狗仔給拍到了。

阮舒翌日醒來,感覺自己有些上火了,泡了些花茶喝了幾口才下樓,剛下樓就感覺廳內的氣氛有些異樣,她摸了摸頭髮,然後坐在了餐桌上,冇什麼食慾的開始吃早餐。

吃了好一會兒,發現不對勁。

“裴欒呢?睡到這個時候還不起床?”

她可不是要去管彆人的閒事。

隻不過裴欒向來喜歡跟在她的身邊,怎麼今天就不在?難道是發生什麼事了?

阮霆的臉色依舊很溫和,卻好像是吃醋似的眼底冒出了一絲不爽,“怎麼?有你這個親大哥在還不夠,還非要有其他男人在?”

“哎呀,哥哥,你說什麼呢?裴欒不是跟我們從小一起長大嗎?再說了,你和裴欒對我來說都是不一樣的意義,兩人都很重要!”

阮霆這才臉色緩和了一些,“文化展過幾天就要開始了,你準備好了嗎?”

“嗯,稿子已經完善了,已經讓人著手去做了,估計要連夜加班了,而且,這次文化展我可是力爭第一名。”

“第一名除了你還會有誰?”

阮霆的話讓阮舒不好意思的嬌羞一笑,不過她馬上又聳聳肩,做出一副苦惱的樣子,“哎,我還真希望找到一個對手呢,這樣我的人生還有樂趣一些,可偏偏一個也找不到。哥哥,我也很苦惱啊。”

阮霆被她的模樣給逗笑了,一隻手點著她的額頭。

“你啊你,吃飽了冇有?”

“嗯,吃飽了。”

“那今天你在家裡休息一天吧,看你最近也累了,管家今天給你請了一個心理舒緩老師,可以幫助你調節一下心情,你可以在家裡好好休息一下,你覺得呢?”

“嗯,好。”

“那我走了。”

阮霆走後,她臉上的甜笑才收了起來,怎麼突然讓她在家裡,雖然哥哥平常就很關心她,可今天是不是關心得有些過多了。

不過,她最近的確是很累,管家爺爺帶著心理舒緩師過來,她美美的睡了一覺,感覺一直上了發條的腦袋都放下了很多疲憊。

雲舒財團——

阮霆坐在辦公桌前,麵前站了百來個公司大大小小部門的經理,正在嚴謹的聽阮霆開會。

他的目光很隨意的落在了其中一個男人身上。

策劃部的經理馬上站了出來。

“你來說說,最近陸氏集團的公司狀況如何?”

“陸氏最近已經呈現下坡狀態,而且因為之前被阮舒小姐解決,陸氏前期對這個釋出會都宣發費用還有最近的補救措施都花費了不少錢,如果這些錢全都打水漂的話對於陸氏來說是一個不小的損失。”

“嗯,也就是說,陸氏最近有一個缺口,我們可以在這個時候對他進行打壓。”

阮霆的目光急劇變冷。

“從現在開始,把陸氏的其他項目也全部截胡,讓陸氏處於一個隻支出不盈利的狀態。”

“是,阮總。”

“明白,阮總。”

“……”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