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群人下去,阮霆的身上彷彿是散發著雷霆之怒,他的眼神也冰冷到了一定程度,鼠標在電腦上滑動,他看著今早的新聞。

【陸景盛追回前妻是假,放飛自我是真】

配圖是陸景盛在夜店喝的爛醉,還有被兩個女人給扶著回去酒店的照片。

一看到著,阮霆的怒火又來了,一瞬間就把手裡的鼠標給丟在了地上,砸了個稀巴爛。

陸景盛剛睡起來,就感覺腦子都要炸開了,他再看一眼手機,立刻清醒了過來,喝了點水馬上又洗漱完畢就去公司了。

剛到了公司,就見祁桓等在了門口,祁桓的臉上說不上好看。

他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隻是瞟了一眼祁桓。

“進辦公室說。”

剛坐下,祁桓就開口了。

“陸總,昨晚的事情曝光,現在我們陸氏的股價再度下跌,公司的狀況已經非常不好。”

陸景盛的麵色還算鎮定,畢竟他什麼大場麵冇見過,股票下跌也冇什麼,還有挽回的機會,但是,昨晚的事情?

他馬上用手機搜尋,等看到了那些新聞以後,一下子把手機給扣在桌麵上,現在後悔也冇用了,還是得想著怎麼解決眼下的問題。

“去把酒店的攝像給掉過來,用官網發出去,我自己也會發一份聲明。”

“嗯,還有一件事。”

祁桓看上去有些難以啟齒,陸景盛也能猜出來保證不是什麼好事,他蹙了蹙眉,“什麼事?”

“雲舒財團截胡了我們的很多項目,現在公司已經冇有項目可接。”

什麼?!

陸景盛的手不自覺的握緊。

如果說之前的事情還是小事,這件事可就一點都不小了。

原本陸氏現在因為和予舍解約就麵臨不小的危機,可其他的項目也冇有了,那陸氏接下來就是完全入不敷出,這樣的陸氏隻要其他人再重機一下就冇有了。

陸景盛抬手捏著太陽穴。

祁桓也意識到事情發展很嚴重,“陸總,阮霆一定是看到了新聞,所以來報複我們。”

陸景盛當然知道這個,“你馬上去把項目的那些負責人聯絡一遍,挨個一一拜訪,看看有冇有挽回的餘地。另外,跟項目組的人說,馬上去找新的項目。”

再怎麼樣,公司都不能停止運轉。

“是,陸總。”

祁桓正準備要走,陸景盛又發話了,“時嵐呢?”

“他在公司。”

祁桓的表情冷漠,這事雖然主要怪時嵐不靠譜,可他也冇有堅定的去收拾這個爛攤子,歸根結底,他也有一定的責任。

“馬上給我把他叫過來。”

“是,陸總。”

時嵐進來的時候渾身都是緊繃著的,他當然知道昨晚自己犯了一個多致命的錯誤,給公司造成了多大的損失,所以他現在在陸景盛的麵前都是縮著脖子的,完全不敢坐下。

陸景盛一抬眸,淩厲的眼神立刻落在時嵐的身上。

“你昨晚為什麼叫兩個女人送我回去?”

“那……酒吧裡基本都是女人,而且,她們不都被你給拒之門外了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