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便吃點什麼就行了,管家爺爺你看著定吧,我先上樓了,還要為之後的文化展會做準備。”

“好。”

管家爺爺笑眯眯的,麵對阮舒的時候一臉寵溺。

等阮舒上樓以後,他臉上的笑容才褪去。

他是說真的,如果陸景盛敢讓他們的小公主傷心,不隻是他,大少爺第一個就坐不住了。

更何況,這件事發生了,大少爺的心情就好不到哪去,現在肯定為了阮小姐正對陸氏下手呢。

以陸氏現在的狀態,恐怕撐不住多久。

到時候,說不定又會跟小姐求饒。

真是孽緣!

阮舒嘴上說的冇什麼,可回到房間就露餡了,她臉色說不上難看,也說不上好看,她也很厭煩自己,和陸景盛的關係都到了這種地步竟然心裡還總是想著他。

難道她阮舒一輩子順風順水就栽在陸景盛這個死男人手上了?

光是想想就覺得很不值當。

不行,她得振作。

再看看陸景盛發來的資訊,自從公開要追回她以後,說話越來越肉麻,是她看了都要抖三抖的那種。

【小舒,對不起,我錯了,你相信我,昨晚都是誤會,我已經發了聲明,而且,酒店監控也表示了,她們進來就走了。】

【我當時喝醉了,她們的確想要對我做點什麼,可時嵐也說過了,我在裡麵已經拒絕了,然後那兩個女人才走的。】

【難道你覺得我隻有半個小時?】

【小舒,老婆,你回我一句好不好?】

阮舒又覺得渾身的雞皮疙瘩給起來了,她馬上把手機給扣了下來。

都是些什麼虎狼之詞啊,怎麼陸景盛現在還跟她開車了?他從前不是個對感情一竅不通的榆木腦袋嗎?一想到這,阮舒又撇了撇嘴,算了,管他呢,反正她現在要專心事業,好好工作,離開了婚姻的牢籠,誰還想要回去。

陸景盛還想要把她騙回去?

做他的青天白日的大夢吧。

一晚上,阮舒都在努力工作,根本不知道聯絡不到他的陸景盛有多著急,等她工作完打算下樓去喝點什麼的時候,一打開門就看到裴欒站在門外。

而且,還是一臉關切的看著她。

任誰被人這樣關注都很難不留心吧?

阮舒愣了愣,卻是嫌棄的開口,“你怎麼還在我家啊?難道是真的不想回家了?就想要賴在這了?給你開的年薪還不夠?還想要訛點房錢?”

裴欒壓根不把阮舒的話當回事,在他這裡,隻要能看到阮舒,能和阮舒說話就是最大的幸福,那還在意說什麼呢。

“就是想要訛房錢怎麼了?難道這麼點房錢你都不捨得?白辜負我們這麼多年的交情了?”

“你有交情,那我不付你年薪了,讓你免費給我打工你行不行?”

阮舒伸出一隻手,那隻手白白嫩嫩的,而且,滑滑的,一下子就讓裴欒給抓住,他眼神無比深情。

“可以,白乾多少年都可以,那你可不可以把自己許給我?”

阮舒一下子意識到給自己挖了個坑。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