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她想要從坑裡跳出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想的美,我阮舒可是無價的,難道你白給霆舒乾幾年就給你了?那我也太便宜了吧?”

裴欒臉上有一瞬間的失落,不過對於總是受打擊的他來說這些都是常事,他很快就忘了。

他摸了摸鼻子,“那你說怎麼樣才能讓你嫁給我?”

這一刻,裴欒不像是平時那樣痞裡痞氣,一雙眼睛裡充滿了認真。

她記得,曾經她也是這樣不斷的追在陸景盛的身後,就為了他多看自己一眼,哪怕是多看一眼,她都覺得開心得不得了,是能跟彆人炫耀好幾回的那種,而且,那個時候她根本不知道裴欒喜歡自己,除了哥哥,她最好的朋友兼親人就是裴欒,裴欒就是一隻充當著她的傾聽對象的。

可現在她才明白,那個時候的自己有多蠢,無形中給裴欒造成了多大的傷害。

“想讓小舒嫁給你?先把你的爛桃花給斬完。”

兩人一起朝著後麵看去,見阮霆正在上樓,看樣子是剛回來。

“哥!”

阮舒叫了一聲。

多謝哥哥解圍,要不然情緒卡到這個份上,她還真不知道要怎麼拒絕裴欒。

裴欒一臉委屈。

“我什麼時候有爛桃花了?那些都是舊事了,我不是已經清掃了嗎?”

“是嗎?”阮霆一個冷眼瞪過來,“我怎麼聽說最近秦綠薇還在騷擾你?”

秦綠薇?

阮舒一下子抓住了把柄,馬上盯著裴欒,“哦?裴大少爺果然是風流啊,身邊怎麼會缺女人呢?走了一個就又來一個,日子過得好不滋潤啊?而且,這次竟然還是坑害我的主角秦綠薇?”

阮舒一下子瞪著裴欒。

裴欒被兄妹兩個連番攻擊哪能招架得住,幾乎馬上就叫饒,“你們都想到哪去了?我既然說了認定了小舒,就會一直追求小舒,直到小舒同意為止。那個秦綠薇不過是她來找我,想要我幫她的忙陷害小舒,但這種事我怎麼可能答應?”

“什麼?”

這話一出,阮霆和身後的管家的臉色立刻就變了。

阮舒抬了抬下巴。

“這個女人,都到了這個時候竟然還不死心?還憋著一肚子壞水呢?竟然還想要陷害我?”

“管家!”

阮霆喊了一聲,聲音裡透著憤怒和分量,足以聽出他現在的心情極度不好。

“在,少爺,我知道怎麼做。”

“嗯,去吧。”

管家下去以後,阮霆又收回了目光,他看著裴欒。

“你身邊有什麼女人我不管,但既然你現在要追求小舒,起碼拿出態度來,你是怎麼對待秦綠薇的?隻是拒絕她那麼簡單嗎?”

裴欒一下子變臉了,“當然不是!那種女人我怎麼可能手下留情,我找人裹著麻袋揍了她一頓,現在應該還在醫院裡躺著呢。”

“噗嗤!”

阮舒一個冇忍住笑了出來。

阮霆也是憋著笑,竟然把秦綠薇給打到住院,聽著怎麼這麼大快人心呢?

裴欒見阮舒笑了,又賤兮兮的湊了過去,還不忘給自己邀功。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