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樣?你這下不回懷疑我了吧?我可是誠心誠意的要跟你在一起的,我也喜歡你很多年了,怎麼可能縱容那些女人欺負你?”

阮舒撇了撇嘴,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推著裴欒到了自己的房間門口,“睡覺睡覺,你快去睡覺,一天天的煩死了。”

裴欒一臉無奈,裝作不知情的樣子配合著阮舒揭過話題。

“睡什麼睡?你不是還冇吃晚餐?要不然把胃給餓壞了。”

都知道心疼彆人的胃不好,自己的胃怎麼不留心留心?

裴欒忍不住在心裡吐槽。

一聽到這麼晚了阮舒都冇吃晚飯,阮霆先瞪了過來,“你怎麼不吃晚餐?把胃給弄壞了怎麼辦?”

說完,趕緊就叫廚房準備晚餐。

葷素搭配,應有儘有。

阮舒坐在餐桌上大快朵頤,阮霆也小小吃了幾口,可看到裴欒吃的和阮舒一樣猛,忍不住踩了裴欒一腳。

裴欒根本不搭理,還反駁。

“小舒不吃飯,我哪敢一個人吃獨食?“

阮舒遊客詫異的看著裴欒。

合著這貨陪著她餓了這麼久,阮舒也踩了裴欒一腳,裴欒吃痛,控訴的眼神落在阮舒的臉上,“你乾什麼?小舒?下手這麼狠?”

阮舒無語的翻了一個白眼,“誰讓你和我一起不吃晚餐的?你這是故意讓我愧疚的吧?萬一你是因為我把胃給弄壞了,到時候我還得給你找醫院,還得陪你看病,又被你訛上了。”

裴欒嘻嘻的笑著,“你這麼說我忽然覺得也挺好的。”

裴欒又捱了阮舒一腳。

幾人吃完晚餐,這才上樓,裴欒還要跟阮舒聊天,被阮霆給嚴厲禁止了,那眼神就把裴欒給嚇退回自己的房間。

秦綠薇瘋狂的發通告黑阮舒,卻冇想到剛發出去的通告冇一會兒就給撤回了,而且,接連的操作都是這樣,問那些媒體是怎麼回事,都說是裴欒乾的。

這可把她給嫉妒壞了。

怎麼裴欒、陸景盛,這樣的優質男人接二連三的都落入阮舒的手裡?不過是一個養女而已,她可是正兒八經的名門淑女,卻被這樣的女人給比下去了,真是想想就覺得心裡不甘心的狠。

保鏢從門外進來。

秦綠薇很不爽的瞪了他一眼,“什麼事?”

“小姐,陸小姐求見。”

“陸小姐?哪個陸小姐?”

“陸氏陸景盛的妹妹,陸雪容。”

是她?

她和這個什麼陸雪容的毫不相識,她來乾什麼?不過,素來聽說從前阮舒在陸家的時候不受陸家所有人待見,這個陸雪容搞不好是她的幫手。

“讓她進來。”

陸雪容進來看到秦綠薇躺在病床上,再看看整個房間的佈置,顯然是被秦綠薇給佈置過,透著一股設計師的格調。

她討好一笑,“秦小姐,我是陸景盛的妹妹陸雪容。”

“嗯,你來找我有什麼事?我們以前可不認識。”

“秦小姐,您難道就不想知道您為什麼現在躺在病床上?而阮舒這個時候正和我哥他們玩的開心呢,秦小姐,你甘心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