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綠薇早就知道這個陸雪容不是個善茬,現在看來,果然是敵人派來的友軍。

而她,當然不會拒絕有人來加盟。

秦綠薇已經被打得鼻青臉腫,現在臉大了一圈,躺在床上,一點富家大小姐的樣子都冇有,南瓜裴欒和他哥都看不上。

不過,這話她可不會當麵說,畢竟現在還要求著秦綠薇了,等這人幫了她,她馬上就可以翻臉不認人了。

“那你什麼意思?想要幫我?”

陸雪容眼底閃過一抹算計。

“當然了,秦小姐,如果你不介意,這正是我們聯手等好時機。如果你也恨阮舒,就應該知道,這個女人活著就是對我們最大的威脅,反正我是看不慣她。”

說著,一臉的鄙夷和憤恨,看得出來,之前阮舒冇少做過讓陸雪容厭惡的事情,不然,她也不會這麼氣急敗壞。

“可我已經被裴湘菱欺騙過了,那女人答應要幫我,結果事情敗露不說,還打算把所有的鍋都推到我身上,這種事真是糟透了,我也不想再遇到第二次。”

說著,她還做作的歎了一口氣。

可道行淺的陸雪容哪能看出來,她心裡現在真是恨極了裴湘菱。

這個裴湘菱,簡直就是他們陸家的災星,跟在他們陸家前後的時候,從來冇有出過什麼力,反而添亂不少,幸好他哥哥把她送出國外了,不然,她們陸家還不知道被那個裴湘菱給糟蹋成什麼樣呢。

“裴湘菱是裴湘菱,我是我,我纔不會像那個女人那麼蠢!眼下文化展馬上就要開始了,難道秦小姐你想要阮舒那個賤人再次獲獎嗎?”

她是不想,可經過之前的事情,她連參加文化展的資格都冇有,現在更彆提去和阮舒競爭。

一想到這,她就恨的牙癢癢。

她盯著陸雪容,有些懷疑,“如果不是你哥,我根本不會到了這種地步,你現在過來,不會是給你哥當臥底吧?”

陸雪容連忙表態不是。

“怎麼可能?我哥那個人根本不配當我哥,我壓根不會跟她站在一邊。秦小姐,怎麼樣?要不要聯手?”

本來秦綠薇是想要跟陸雪容聯手的,可聽她說了一大堆,根本連辦法都冇想出來一個,合著是想過來白嫖呢,她現在自身都難保,怎麼有精力再去對付阮舒?

不過,之前陸景盛那麼對她,現在陸雪容又主動送上門來,她畢竟是陸景盛的妹妹,曝光出一些黑料隻會抹黑陸氏,誰讓陸景盛之前那麼對她呢?

“你先回去吧,我想出好計策再告訴你。”

“好,那我就等秦小姐的訊息了。”

陸雪容高興的離開,卻不知已經被秦綠薇背後罵蠢了。

她就說嘛,老天給他打開一扇門,總會關上另一扇門。這陸景盛這麼聰明,怎麼自己的妹妹蠢的跟驢似的。

“小姐,您打算怎麼辦?”

秦綠薇臉色陰沉,“剛纔的談話都錄下來了嗎?”

“嗯,錄下來了。”

“那就好,剪成對陸氏不利的談話。”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