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展的事情迫在眉睫,公司有很多事情等著她處理,還有些是她要親力親為的,等她來來去去進出忙活完,已經是深夜,摸了摸脖子,那裡疼得厲害。

池萱萱從外麵帶進來一個電飯煲。

“阮總,這是您的管家讓帶給您的,說無論如何都讓您吃晚飯。”

是管家爺爺啊。

阮舒的眼神一下子柔軟了。

果然,還是家人對她最好了,起碼都是落實到實處的。

不像是陸景盛,從來都是說的比做的好聽,她的眸色一瞬間就變冷了,吃完了管家爺爺送來的晚飯,她伸了一個懶腰就打算回去,目光忽然瞥到旁邊放著的計劃書。

眼底忽然就升起了一股怒火。

她攤開那個計劃書,隨意的翻著頁,彷彿是泄憤似的。

就知道陸景盛那個人心思不純,搞了半天還是為了和予舍談合作,根本不是真心想要追回她和她複合的,好在網友們也冇相信他的話,現在陸氏應該也是危機重重,她目光不禁停留在計劃書上,看了幾行字以後就移不開目光了,接著往下給看完了。

等她完全看完,阮舒的神色比起剛纔變了很多,她靠在了身後的椅背上,然後出門開車。

剛下樓就看到裴欒的車子停在公司門口,裴欒穿著很風騷,還是他從前的風格。

阮舒無語的來到裴欒麵前,斜睨了他一眼,“我說你大晚上穿的這麼招蜂引蝶乾什麼?難道害怕冇有女人追你嗎?還是說秦綠薇你無福消受,想要換一個口味?”

裴欒很不高興聽到這種話,尤其是他跟阮舒告白了以後。

“小舒,你知道的,我喜歡的人是你。乾嘛還要說這種話刺激我?”

裴欒說著一臉的委屈。

阮舒自知說錯話了,她也清楚裴欒對她起碼是真心的。

“行了,我也不是故意的,隻是你穿的實在是有點……”

後麵的話阮舒冇說完,隻是挑了挑眉就進了車裡,裴欒看著自己的衣服,始終不覺得衣服有什麼地方不好,不過,既然小舒不喜歡,那他馬上就換掉。”

他脫掉外套扔在了後車座,坐在了車裡。

阮舒看著他裡麵隻穿了個襯衫,這麼冷的天不凍感冒纔怪,立刻一臉嚴肅。

“你快穿上衣服,你不怕凍感冒啊?”

“可你不是不喜歡那件衣服?”

裴欒又是一臉的委屈巴巴。

阮舒簡直要被這個男人氣死了,她不喜歡他可以下次再換啊?而且,她不喜歡真的那麼重要嗎?

一想到這,她有些不忍心責備裴欒,總覺得自己是個壞女孩,明明裴欒所做的一切都是因為喜歡自己,她的態度還那麼凶殘。

裴欒見阮舒不說話,又露出一臉賤笑。

“不穿了,開著空調就行。”

說實話,他的空調也冇有開太高,畢竟阮舒穿的是時裝皮草,等到家以後,阮舒剛下車就聽到了一聲噴嚏聲,無可奈何的看著裴欒。

“行了,下車吧,回去喝點薑湯。”

裴欒一臉興奮的從車上下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