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的?這麼說今晚我可以在這留宿了?”

“我是擔心你感冒重了又賴在我身上,真不知道我是不是上輩子欠你的?”

裴欒又賤兮兮的笑著。

“什麼欠不欠的?你有我這樣的哥哥是你的福氣。”

說完,立刻隱晦了眼底的那抹傷感,他轉身朝著房間走去。

他隻要多陪在小舒的身邊,陪著小舒忘記這段感情,慢慢的,他相信小舒會接受他的。

阮霆看到裴欒的時候一臉嫌棄,導致裴欒覺得自己渾身都縮小了一圈,他弱小無助又孤獨的坐在椅子上喝著薑湯。

阮舒顧不上搭理裴欒,隻是看著哥哥阮霆,“哥,最近安迪姐有沒有聯絡你?”

阮霆的臉色立刻耷拉下來。

真是,看自己傻哥哥的這反應就知道兩人冇聯絡,他好不容易有了對胃口的女生,難道就打算這麼拱手讓人了?就連她這個做妹妹的都覺得不甘心了?何況是阮霆自己。

阮舒轉了轉眼珠,“也是啊,我最近也聯絡不到安迪姐,她大概在和新的相親對象好好相處吧,看樣子,安迪姐最近是真的打算好好安定下來了,我記得從前她還總是跟我說單身快樂呢。”

空氣是安靜的,冇有多餘的聲音。

阮舒餘光看向阮霆,卻發現阮霆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上樓了,隻留下一個孤單的背影。

看樣子,哥哥真的很不開心。

可是不開心為什麼不去找安迪姐開心開心呢?

裴欒冷哼了一聲,阮舒蹙眉,一個暴栗甩在了他頭上。

“你哼什麼?”

“小舒,你彆管你哥了,你這次的賭約是輸定了。”

阮舒歎了一口氣,那個她倒不是很在意,就算是輸了,她也很輕易就能在裴欒麵前糊弄過去,隻是,哥哥和安迪姐的cp真的就這麼be了嗎?

她好不甘心。

“你說你自己的感情都還冇拎清呢,怎麼老管你哥哥呢?”

“我起碼是經曆過的,我哥還冇經曆過什麼,難道我真的要看著他錯過這樣黃金的鐵樹開花時期,然後再等到下一個十年嗎?”

不不不,或許不止是十年。

安迪姐無可取代,一輩子都遇不到。

“算了,小舒,你還是彆去找你哥了,你哥最近還很擔心你,要不,你可以先把自己的感情問題解決了,這樣的話你哥一高興馬上就會去尋找自己的姻緣了,你說對不對?”

說來說去,這傢夥還是想著要和自己組cp。

阮舒完全當做冇聽懂,她看著裴欒碗裡已經空了的薑湯,“行了,喝完趕緊回去。”

裴欒委屈,“你剛纔可不是這麼說的。”

阮舒纔不管他,直接上樓。

她上樓以後又重新看了一遍計劃書,不得不說,陸景盛的心思很縝密,這計劃書做的冇有一絲疏漏。她好歹也算是冇有看錯人,雖然她和陸景盛的婚姻是破碎了,但陸景盛本人還是非常有才華的,不然她當然也不會看上他。

她又細細看了一遍計劃書,然後就睡了。

陸景盛現在還在陸氏加班。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