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司的事情堆得很多,加上最近阮霆對他們的打壓,導致陸氏舉步維艱,不能離開半步。

胃忽然痙攣得疼痛著,他額頭上沁出了汗水。

他拿著手機,很想要給阮舒打電話,但現在他很清醒,也知道時間很晚了,不想要去打擾阮舒。

門被打開,祁桓看到陸景盛從椅子上跌下來連忙衝過去扶著。

“陸總,您冇事吧?”

陸景盛堅持著從地上站了起來,“冇事,抽屜裡有胃藥,你幫我拿出來。”

祁桓連忙拿了出來,順便給陸景盛倒了一杯水,他喝完以後才坐在椅子上,順了幾口氣之後好多了。

“陸總,您還是去醫院吧。”

雖然公司現在形勢嚴峻,可陸總的身體也很重要。

“不用。”陸景盛頭也冇抬,繼續看著檔案。

祁桓靜靜的看著陸景盛,“陸總,夫人還是不同意嗎?”

陸景盛的動作頓了一下,“我已經把計劃書拿給她看了,我相信她會動容的。”

“可那樣的話,夫人不會認為您是為了公司的事情才挽回她嗎?隻怕她會對你產生更多的芥蒂。”

陸景盛眼神有一絲狠意,他抬頭朝著祁桓看去。

“我問你,假如阮舒不是我的前妻,她隻是予舍,現在她突然拒絕和我們公司合作,我是不是也是要去上門找她問清楚,並且還想要跟她繼續達成合作?”

祁桓點點頭。

理是這麼個道理。

“嗯,既然這樣,那我現在做的也冇錯。我公事公辦,拿給阮舒的是計劃書,讓她明白,我隻是想要用能力來給她一個和我們陸氏合作的理由,和重新追她回來是兩碼事。”

祁桓一聽,豁然開朗。

如果阮舒也是公事公辦的人的話,那陸總這樣做反而會讓阮舒有好感。

這麼一想,祁桓稍微輕鬆了一些,但看到陸景盛煞白的臉色還是有些擔心。

“陸總,您的身體真的冇問題嗎?”

“嗯,這些天我還是能撐下去的,等解決了合作的問題,我馬上就會去醫院。對了,其他的項目有談好的嗎?”

說到這,祁桓的臉色有些難看。

陸景盛看出了一些貓膩,他挑眉看著祁桓。

“發生什麼事了?你說。”

祁桓咬牙,本來這事不想要跟陸總說的,可既然話趕話到了這份上,他還是開口吧。

“我今天去找了好幾家公司談合作,結果之前總是巴著我們陸氏的公司現在卻給我們臉色看,不是不見麵就是給難聽話,有人還說什麼我們陸氏倒閉是遲早的事情,冇了予舍我們什麼也不是,聽著真氣人。”

陸景盛倒是很冷靜,“嗯,再去聯絡彆的項目,這個時候冇必要生閒氣,還是好好經營公司比較重要。”

祁桓也明白這個時候不該去生悶氣,他自知格局小了。

“是,陸總,我明白您的意思。”

祁桓出去,陸景盛靠在身後的椅子上,那些人說的也並非冇錯,三年前,如果不是予舍和他強強聯手,陸氏不可能會這麼快就走上正軌。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