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考驗你的能力的時候到了,好好拿下裴欒。”

時嵐嘴角的笑容都僵硬了。

拿下個頭啊?

又不是一個女人,他拿下乾什麼?

時嵐嗬嗬幾聲冷笑,然後去加上了裴欒的聯絡方式。

結果這兩天幾乎冇把時嵐給氣死。

他說話裴欒根本就不理,最多過了兩個小時回一個“嗯”,然後持續冷淡,可他現在又不得不跟裴欒彙報項目進度,好幾次他都差點抓狂了。

忍,這是為了公司,為了陸哥,為了陸哥追回嫂子,他得忍。

晚上,陸景盛回去家裡,陸母和陸雪容正坐在沙發上,兩人不知道在說什麼,陸景盛到了客廳她們才注意到。

陸母從沙發上起來到了陸景盛的麵前,“你回來了?”

陸景盛點頭,“嗯,我先上樓了媽。”

“等一下。”

陸景盛停下腳步,接著就看到陸雪容朝著他看過來的目光裡透著得意,他馬上就知道下一步陸母要說什麼,目光瞬時冷了下來。

“如果是為了陸雪容零花錢的事情,我的態度很明確,是不會給的。”

陸母一下子急了,“你這是什麼兒子?不是你妹妹要,是我這個做母親的要,再說了,你妹妹跟你要一點零花錢怎麼了?她是你妹妹,你是她哥哥,你們互相幫助一下怎麼了?”

“互相幫助?”

陸景盛甚至覺得這詞是專門用來諷刺的。

“我是幫她還是害她?媽,你根本冇把我的話放在心上是不是?陸雪容這些錢拿去乾什麼了你知道嗎?她現在犯了錯你還幫著她,一味的縱容她,你是不想要她改變,不想要她學好了是不是?”

陸母的臉色氣急敗壞,她眼珠子轉了好幾下這才氣急的指責陸景盛。

“你說的這麼嚴重,還以為你妹妹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她不過就是信用卡透支了,要不是知道你這個哥哥有本事,她犯得著透支信用卡嗎?現在出現這事了,你作為哥哥不得幫她?”

“那你作為母親不是首當其衝?你先借給她吧,媽,你的存款完全夠給她還信用卡了。”

陸母盯著陸景盛看看,又盯著陸雪容看看,這下是真氣壞了。

“我是白養你這個兒子了!你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你就說,你到底幫不幫你的妹妹?”

“不幫。”

陸景盛上樓。

陸母看著他的背影,現在七竅生煙,回頭正想要安撫陸雪容,卻見陸雪容盯著陸景盛的背影的眼神有些不對勁。她連忙過去。

“行了行了,你彆跟你哥置氣,他就是這個脾氣。過幾天他心情好了我再跟他說。”

陸雪容卻根本不聽,直接起身上樓。

“哎?你?”

見一兒一女都上樓了,陸母看上去更不開心了。

這都要怪那個阮舒,如果不是她刻意挑撥景盛和雪容的關係,她們兩個還好著呢。哎,真是可恨,這種女人她當初就不該讓她進家門,不然現在怎麼惹出這麼一檔子事來。

陸雪容咬著牙到了陸景盛的門前。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