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就要等著看阮舒是怎麼傷害她哥的。

誰讓她哥那麼固執,根本不把她這個妹妹放在眼底,把所有的疼愛全都給了一個外人。那種冇有血緣關係的人,遲早都會從背後捅他一刀!

陸雪容氣憤的瞪了一眼陸景盛的門,拐進了她的臥室。

陸景盛一個人躺在床上,聽著窗外淅瀝瀝的雨聲,他打開窗戶,發現外麵正在下雨夾雪。這種時候,難得家裡竟然這麼安靜,如果可以有一碗薑湯,還有阮舒在身邊的話,他哪怕現在工作再忙再累都是願意的。

可現在,他突然發現,冇有阮舒在家,他的心裡竟然這麼空虛。

他的家人是把他當作掙錢的工具,這麼一來,他才發覺,這麼多年來,原來他都一直在為陸氏而活,根本冇有自己的生活。

陸景盛意識到這一點卻已經晚了,他聽到電話響,馬上去接了起來。

“陸哥,不好了,雲舒財團還在施壓。”

“我知道,按照之前的方式撐一撐,好歹現在小舒同意跟我們合作了,危機還是解除一些。”

“不是,陸哥。”

時嵐忽然支支吾吾的,聲音也充滿了著急。

“有人公佈了一條資訊,是陸雪容的聲音,大致就是說你這個哥哥追回嫂子全都是為了家族企業,根本不是因為喜歡阮舒。現在全網都是對你的負麵評價,而且,咱們公司的股價又跌了。”

這種情況下,雲舒財團再來給他們施壓他們根本扛不住啊。

難怪時嵐的語氣裡充滿了低落,和之前完全不一樣。

“你先穩住,一會兒我就過去。”

“好,陸哥,你路上注意安全。”

電話掛斷,陸景盛第一時間去搜尋關於陸雪容說的話。

「我哥?你想多了,我哥那種人和阮舒在一起完全是為了讓她和我們陸氏合作,你想,要是我哥真喜歡阮舒的話怎麼三年的時間任由著我們把阮舒當成保姆似的使喚,他根本不聞不問,這還說明不了原因嗎?」

陸景盛用力的捏著手機,他馬上從房間裡出來,去了陸雪容的門前。

陸雪容還完全不知情,她正在跟自己的姐妹吐槽阮舒,忽然就聽到敲門聲,一下子還很慵懶,“誰啊?”

“是我!”

聽到這聲音,陸雪容先是一驚,隨後嘴角又勾起了一抹得意的笑。

她就說陸景盛畢竟是她哥,怎麼可能會不管她。

她慢吞吞的去開了門,結果剛開門就看到陸景盛陰沉的臉。

“乾什麼?”

她的原聲在空氣裡播放著,陸雪容的聲音和語氣總是透著一股高傲還看不起人的態度,這是彆人根本模仿不了的,隻要熟悉陸雪容的人都能聽出,說話的人必然是陸雪容,不疑有他!

陸雪容冷笑了一聲,根本不知悔改。

“怎麼?這是我說的,難道我說錯了?”

“你還頂嘴!你知道這些話都傳到網上了嗎?”

網上?

陸雪容眼睛一轉,立刻明白是秦綠薇耍了她。

既然東窗事發,她也顧不上什麼臉麵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