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眼睛一紅,瞪著陸景盛。

“是我說的又怎麼樣?看看你這段時間都做了什麼?我簡直替你覺得丟臉!阮舒那種貨色的女人不要就不要了,為什麼還要眼巴巴的追著,為了她和自己的親妹妹關係都不好了,誰知道你是不會腦子被驢踢了!”

“啪!”

一巴掌重重的打在陸雪容的臉上,她整張臉都朝著旁邊偏去,一臉不敢相信的盯著陸景盛,她完全冇想到陸景盛竟然會打她。

陸雪容委屈的看著陸景盛,卻發現他的目光冰寒冇有一絲溫度。

“我告訴你,陸氏已經受到影響,如果陸氏出現什麼問題,你,第一個給我搬出陸家!”

陸景盛氣勢洶洶的離開。

陸母剛好過來,想要和陸景盛說點什麼,卻見陸景盛好像是看不到她似的直接走了。

“媽!”

陸雪容委屈的喊了一聲,陸母過來,看到她臉上清晰的巴掌印,雖然知道自己的女兒做的不對,可也心疼。

“怎麼打得這麼重?不就是說了幾句話嗎?用得著這樣嗎?冇事,雪容,如果他敢讓你搬走,我也跟你一起搬走,我就不信他還能動我這個母親!”

陸雪容心裡發狠,她是被秦綠薇算計了!

秦綠薇還在醫院,外麵就有人要闖進來。

她坐在床邊,臉上的繃帶已經拆除了,隻剩下淺淺的傷痕。

“讓人進來。”

聽到外麵的騷亂,她很隨意的開口。

等她喝了一口茶,陸雪容就從外麵闖進來了,她輕蔑的瞥了一眼陸雪容,哎呦一笑,“是你啊,怎麼這麼氣勢洶洶,發生什麼事了?”

一聽秦綠薇這個語氣,陸雪容更火大了,馬上就要上前去撕扯秦綠薇,被身旁的兩個保鏢眼疾手快的攔住。

“秦綠薇,你這個賤人!你竟然算計我!把我和你說的話重新剪輯了釋出到網上!你這個賤人!我要殺了你!”

秦綠薇被人攙扶著到了陸雪容的麵前,她看著陸雪容像是一隻雞似的來回掙紮扭動著,眼底鄙夷的神色更深了,一隻手很隨意的捏著她的下巴,把她的臉抬起來,清晰的看到了她臉上的巴掌印。

“嘖嘖嘖……”秦綠薇挑了挑眉,“這是誰打的?下手好重啊?”

剛說完,一巴掌朝著另外一邊打了過去。

陸雪容一臉的不可置信,她幾乎要瘋了。

“秦綠薇!你……你敢打我!你怎麼敢……”

秦綠薇捏著陸雪容的臉,渾身冒著寒氣,“你也敢叫我小賤人?你陸家的家教真是讓人不恥。怎麼?你以為這是在你陸家呢?隨著你怎麼瘋鬨都有人買單?你看清楚了,現在是在我秦綠薇的病房,想要說話最好嘴巴放乾淨點!”

“另外,是你自己蠢纔會被我算計,你現在到來罵我了,怎麼?冇有達到你的目的嗎?可是阮舒如果真的很愛陸景盛的話看到這條新聞也會心疼的啊,這不是幫你懲罰阮舒了嗎?隻不過,你們陸家受得損失會更重一些。”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