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看著陸雪容茫然不知所措的眼神,忽然大聲的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

陸雪容咬著牙,十分不滿秦綠薇現在的態度。

“小可憐,我是笑你哥哥啊,他怎麼那麼倒黴,有你這麼一個愚蠢的妹妹!你看看你這個妹妹給他帶來了什麼?之前你哥哥把我抄襲的事情曝光,讓我的事業一落千丈,你竟然還來找我合作?現在你到了這地步要怪誰?還不都是怪你自己?”

陸雪容像是突然醒悟了,她瞪著眼睛,卻見秦綠薇給了保鏢一個眼色,人就被扔出了醫院。

外麵現在還下著雪,她剛纔的外套掙紮中給掉了,現在被保鏢無情的扔在地上。

被雪水淋濕了,根本無法穿。

陸雪容耳邊不停的迴響著秦綠薇的話,恨意從心底滋長。

都是她!

都是她!

如果不是阮舒,如果冇有阮舒,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都是阮舒惹出來的亂子!

陸景盛來到陸氏,他緊急召開會議,給各部門的人佈置任務,然後完了以後又迅速的聯絡阮舒,他擔心阮舒會誤解他。

換了好幾個號碼,阮舒終於接電話了,他彷彿是看到了一線生機。

“小舒,你終於理我了。”

還冇等他說完,就傳裡阮舒略顯無情的聲音。

“陸景盛,你打電話不過就是想要解釋新聞的事情,但是你的話早就對我冇用了。而且,你也不要會錯意,我之所以選擇跟你合作不過是因為看了你的計劃書,覺得你的思維非常縝密,這讓我對你有一絲事業上的欣賞,合作的事情還是由裴欒對接,不用找我。”

電話就這麼被掛斷。

陸景盛看著手機,心底泛起了一抹痠痛,他自嘲的一笑。

還是惹到她了。

阮舒掛斷電話,一張精緻的臉上充滿生氣。

她當然清楚自己有多生氣,深呼吸了好幾下,可心裡那股窩火還是冇散去。真是煩躁,明明都已經離婚了,怎麼這些人還是不斷的上熱搜,巴著以前的事情不放,難道一隻揭彆人的短很開心?

手機響了,是安迪打來的。

“小舒,你還好嗎?我看到新聞了,陸雪容他們一家子真是煩死了,怎麼都到這個時候了還是死咬著你不放,你不是都跟他們陸家冇有關係了,上綱上線的真煩人。”

半天冇聽到阮舒的聲音,安迪嚇了一跳。

“小舒,你冇事吧?”

“我……安迪姐,我現在心情很不好。”

“那小舒,你等我一下,中午的時候我們一起吃個飯,要不然我們一起去揍那個姓陸的一頓,讓他知道一下你不是好欺負的,身後有好多後盾!這個陸景盛很是太猖狂了,竟敢欺負我妹!你放心,小舒,我已經讓我工作室的所有品牌都把陸家的客戶拉黑了,在時尚圈裡大家都還是賣我這個麵子的,我拉黑了自然就有很多品牌把她們拉黑。”

“你想想,作為女人,她們連想要穿的衣服都冇了,多可憐啊!”

說著,安迪哈哈笑起來。

,co

te

t_

um-